【港足・專訪】冀足總球會同更專業 楊德強:做好本份不致停留「口水戰」



楊德強,民政事務局,港足,體育專員,足總

【體路專訪】球季停擺、審計報告、區隊風波、立會聆訊、足總內亂,香港足球自踏入今年起就似陷入一場大風暴之中,加上5年計劃剛到期,足總因需要申請新一期撥款而更受矚目。最終「展望2025策略計劃」獲政府開綠燈,民政事務局將提供3季有時限撥款予足總。體育專員楊德強接受《體路》專訪時明言,當局並非「足總交甚麼計劃都會批錢」,但認為增加撥款條件及高層減薪等已向足總發出需要承擔責任的訊息,又期望球會一同提升專業質素,「否則推動發展只停留在『口水戰』階段。」

楊德強,民政事務局,港足,體育專員,足總

足總自4月被審計報告揭發多項管治問題後,一直備受公眾、球迷及立法會議員關注,批評之聲不絕於耳。無論是行政、推廣或是聯賽中的各樣問題,幾乎每樣經過足總手中的事務也會受到各方注視。楊德強承認足總有不少問題需要改進,但同時亦不可忽略一些自2011年推出鳳凰計劃的進步地方:「雖然進步仍然未夠,但聯賽入場人數的確由冰河時期的最低數十人,到這數年大約1,000人。港隊在近幾年的表現和競爭力也比以往更強,還有一樣必須要明白,整個球圈的球員薪酬待遇都比以前好得多,近年有年輕球員已經獲幾萬元月薪。很多人的批評是建基於不了解,還以為球員只賺2、3,000元過活,但批評應該要基於客觀事實。」

足總主席貝鈞奇(右)及總幹事袁文川(左)早前先後出席過立法會帳委會聆訊及民政事務委員會會議。(圖:體路資料庫)

我不是要撇清責任,但實際上局方審視的目標及指標中,沒有一個關於是否要成立審計委員會。

然而管治不足確為事實,不單審計報告提出「13宗罪」,經過共4節的公開聆訊後,立法會帳目委員會也嚴斥足總失職,對沒有成立審計委員會及其餘7項不合規定的做法表示震驚,同時認為「民政局未能從衡工量值角度緊密監察足總表現」。「其實足總有很多問題是我們一直都知道的,從審計報告中也見到我們有處理,例如當年聘請加利韋特一事,也有調查並要求足總跟進。只是可能當時沒有報道,到現在審計報告提出就令整件事似是十分突然。」不過楊德強強調,部分報告提出的問題,包括最矚目的審計委員會等屬足總的日常事務,局方的監察並不會觸碰得到:「我不是要撇清責任,但實際上局方審視的目標及指標中,沒有一個關於是否要成立審計委員會,所以這些是不用上報的事項。」他補充,局方對足總一直有緊密監察,但監察不等如「捉著雙手去做事」。

楊德強,民政事務局,港足,體育專員,足總

非必批撥款 冀踏實做青訓

足總董事局上月中通過「展望2025計劃」,不足一個月內經過足球專責小組、民政局及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審視,最後當局接納建議在增設條件下批出有時限撥款。有球迷質疑無論足總提交甚麼計劃,政府最終仍會批錢,建制派議員亦批評局方「多年來行禮如儀的批出撥款⋯⋯希望當局了解可以外判工作但不能外判責任」。楊德強澄清民政局絕非「足總交甚麼都會批」,新5年計劃中亦有多個不獲局方同意的建議,同時清楚說明政府對這份計劃的取態:「我們今次很明確地指出,只是備悉計劃的內容,並非支持或不支持,因為有些建議在現階段不是一個適合時間去做。」局方在文件中表明對港超聯轉為年度制、引入財政公平競賽原則、設立獨立營運的聯賽機構及增設地區足球訓練中心等建議均有保留。

足總希望港足能在2034世界盃決賽週亮相。(圖:體路資料庫)

姑勿論是遙不可及還是可以一試,定了目標就希望一起看看如何去達成。

新5年計劃最受注目的目標,莫過於爭取港足晉身2034年世界盃決賽週。楊德強坦言,要在14年間將港足排名由亞洲27提升至前6的難度極大,但認為可以以此為目標踏實做好青訓:「姑勿論是遙不可及還是可以一試,定了目標就希望一起看看如何去達成,所以今次撥款其中一部分是預留作支持足總的一些青訓計劃。」足總在新5年計劃提出轉由球會主導青訓工作,局方則要求足總協助球會成立青訓學院,並動用暫定1,275萬預留撥款中約一半作支援,「初步計劃每間學院每年資助約50萬元,亦會在場地上加以協調。不一定是港超聯球會才能參加,其餘組別的球會有意的話亦可參與。」

佳聯元朗(左)及和富大埔(右)兩支區隊棄戰港超聯,楊德強形容為「不幸」,同時希望區議員不要以單一事件抹殺區隊貢獻:「每支區隊有不同目標和方向,即使讓年青球員出場也有貢獻,我相信區議員也要時間了解它們的背景。」(圖:體路資料庫)

 

民政局現階段僅提供新5年計劃中首3年的有時限撥款,同時要求足總9月中前提交針對審計報告的行動計劃,並每半年提交指標匯報。但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早前通過一項決議,要求當局在撥款協議中加入賞罰機制。楊德強認為,民政局表明建議足總檢討高層人員薪酬水平,職位資助亦較上一份5年計劃減少近300萬元,已經對足總發出非常清楚的訊息:「上個5年計劃的行政管治工作正是高層人員做得不好,要他們直接承擔責任。我們對足總最大的懲罰就是減少或停供資源,高層也清楚做得不好就要減薪甚至不續約,作為一個行政人員,這樣也不夠『辣』嗎?難道要他們退還以前的薪金嗎?這是不可能也不應該。」他又指上述青訓學院等計劃資助均是實報實銷,不會一筆過提供撥款。

高層也清楚做得不好就要減薪甚至不續約,作為一個行政人員,這樣也不夠『辣』嗎?

足總去年選出部分新任董事,陳志康(右一)成為首位前球員董事。(圖:體路資料庫)

信足總改善 球會亦需專業

不過,坊間更多聲音是希望民政局以實質行動監察足總,同時亦希望足總改革董事局,加入球迷及球員等代表。楊德強表示,民政局及康文署的撥款已包含教練培訓、行政管治及港隊訓練等多方面,監督公帑運用時會觸及足總各項問題,同時再次為由政府委任董事「落閘」:「國際足協及國際奧委會憲章都講明,協會不應該受政治干預,所以委任董事的話會很敏感,很容易令國際足協認為有政府干預。」他亦強調相信足總未來一定會認真處理內部問題,惟反問足球發展與行政問題的直接關係:「是否開足會議、改正了所有行政問題就一定能令香港足球變好?未必的,因為除了做足工作外,也要講求專業質素。」

如果大家自己都不提升,就只會停留在『口水戰』階段,而非盡心盡力去推動發展。

楊德強解釋其口中的專業質素,不只是足總單方面提升,球會亦應該要做好自己本份,提供更長遠規劃:「有個別球隊年年都說未知下季會如何,這個做法對球員和球迷而言都難以全心全意投入。如果我今季覺得這支球隊不錯,但又不知下季情況,又怎能長遠建立感情?如果大家自己都不提升,就只會停留在『口水戰』階段,而非盡心盡力去推動發展。」

楊德強(右)以往不時親身到港足練習場地「探班」。(圖:體路資料庫)

賭波與減稅 缺實質理據支持

球會往往會以欠缺贊助為由解釋欠缺規劃的原因,亦有球圈人士提出過以稅務優惠吸引贊助,甚至本地賭波合法化來提升足球水平。此前在立法會回應過稅務問題的楊德強坦言,其他體育項目的商業贊助愈見增長,球圈應該反思歷史悠久的本地足球難以尋覓贊助的原因:「商界投放金錢不是因為減稅,不會單為扣1.5元稅就放10元進來,人家會考慮市場價值。有些人曾坦白跟我說,稅務優惠只是為更方便開口找贊助,但完全沒有實質數據和研究去支持。作為一個推行公共政策的人,會否因為這樣一個理想去給予優惠?」

至於本地足球賭波合法化,楊德強認為以此吸引人興趣的想法是倒果為因,提出建議的人同樣沒有實質理據。他又指球圈也認為賭本地波會有打假波的危險,卻沒有仔細思考如何防止:「他們也許亦承認球圈偶有打假波,內地亦有人會賭預備組。但既然大家對足總未必有很大信心,那應該由誰管?有人說馬會負責,但足球和賽馬不同。美斯也會近門射失,但又是否代表他是故意?馬會都未必知道如何判斷。」楊德強多次強調,希望有心提出不同建議的人士以資料說服公眾及持份者:「這些是影響不小的政策,希望不要輕易提出了就似是提出萬應良方一般。」

近月足壇少有的好消息,是女足代表韋婉婷外流阿爾巴尼亞兼奪冠。楊德強樂見不斷有球員外闖,但本地職業女足聯賽發展條件未成熟,亦未有計劃資助球員外流:「如果足總有計劃栽培球員到外地集訓,我們樂意考慮,但若個別球員外闖就是個人發展,可能未必適合由政府支持。」(Photo credit:Graeme Chan)

 

自言早在中學時期已是本地波球迷的楊德強有感而發,以球場上球員和教練的工作為比喻,希望球會班主、足總、馬會,以至政府都能各司其職,不要混淆自己的角色:「有時球會想干預足總運作,令大家的角色很不清楚。但經驗而言球員兼教練通常都不會很成功,更不應該連球證都想擔任。」羅馬非一日建成,令香港足球進步亦非短期內能達成的事,更需要的是各方面的通力合作。

圖:何子淵
文:麥景智

想了解更多第十四屆全國運動會香港隊資訊,請瀏覽www.lcsd.gov.hk/14NG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