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境自強】樂天知命故不憂 紀嘉文Chill住兼職揸的士



【體路專訪】一場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使各行各業收入大受打擊,運動教練亦可謂首當其衝。在百無聊賴的日子下,長跑運動員兼教練紀嘉文(阿紀)暫且放下教鞭,選擇手執軚盤兼職駕的士。性格樂天知命的「阿紀」,視疫情為短暫休息的機會,亦深信經得起風浪的香港人,終會撥開雲霧見青天。

自從限聚令實施後,「阿紀」與跑會一眾教練煞停所有訓練班及學校練習,收入由每月2萬多元跌至零。他自稱是幸運的一群,有足夠積蓄支撐寒冬期,不至於徬徨度日,「不過有教練朋友剛置業,每月仍要供樓,現時都要兼職駕貨車才勉強生活到。」「阿紀」指其跑會所有教練均為香港業餘田徑總會註冊教練,基本上符合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的7500元補助金申請要求,但不足以應付持續零收入的困境。

(圖:紀嘉文 Gi Ka Man Running Page)

興趣驅使駕的士 尤如半退休人生

「阿紀」去年報考的士牌的原因,是自社會運動後認為教練收入不穩定,故嘗試找一份副業,沒想到它成為現時收入唯一來源。他坦言駕的士主要是興趣使然,收入只屬次要,「每星期同公司報更,都係視乎心情開工,平均一星期出兩日車,冇生意就當遊下車河。不過自從上星期喺Facebook po相宣布轉行,即刻有好多朋友話想坐我車。」

疫情下工作難免有風險,「阿紀」指車行有派發防疫用品,為求安心下亦出動私伙N95口罩,並且加緊消毒。市道不景之際,駕的士利潤有限,「阿紀」試過單日僅得2、3宗生意,幾乎連400元車租也不能回本,「但最好係返工時間彈性,冇心情就冚旗食飯、去下郊野公園,或者泊喺冬菇亭同行家飲茶,仲成日比佢哋笑我做得好Hea!而且油錢好平,周圍去都得,有時又會入下禁區。」工作以外,「阿紀」不忘發掘新事物,除了學習打鼓,間中亦與學生拍片介紹跑步路線。他自評在片中的聲線略嫌生硬,剪片技巧亦屬「劣質製作」,但他卻樂在其中,並期望疫情後會繼續以影片形式推介訓練路線,笑言不排除成為跑界「KOL」。

香港人經歷過咁多事,最多咪從頭做起!

最初有朋友以為「阿紀」正面對經濟困難,向他伸出援手,「有開餐廳的朋友以為我冇飯開,叫我去佢餐廳食飯,對我十分好。有次揸車經過附近,佢又請我食飯,證明大家生活雖然轉差,但係發揮出守望相助嘅精神,一齊共渡時艱。」香港人經歷過「沙士」、金融海嘯、反修例運動等水深火熱時期,一直從挫折打擊中成長,他深信港人能屈能伸的特質,能夠再一次衝出困境,「香港人經歷過咁多事,最多咪從頭做起!而且見到近期新增個案減少真係好開心,不過係靠我哋自己捱過,唔關個政府事,因為大家捱過『沙士』,所以唔敢搏,出街都肯戴口罩。」

長跑運動員及教練的工作一直是「阿紀」的理想,多年來他衝破不少香港紀錄,至今仍是3項香港長跑紀錄保持者(10000米、15公里及半馬)。近年淡出跑界退居教練,再因疫情深思前路何從,三十有六的「阿紀」不排除抓緊時機轉型,不再侷限在長跑界發展,「始終跑步界市場有限,而且我需要一份固定收入保障自己。本身亦有大學畢業,所以都不太擔心轉型,或者想過開咖啡店,享受另一種生活模式,有時間才兼職教跑。」

不論「疫」境或者長跑,「阿紀」均以平常心面對一切,亦謂船到橋頭自然直:「無論在教練及司機的角色,其實都很被動,既然能控制範圍不大,不如順其自然,在能力範圍內做好便可。與跑步一樣,報了名比賽就要全力以赴,至於比賽會否被其他原因取消,或者天氣等外在因素,我們不能控制。」萬一疫情持續至明年或更久,他則會盡快轉型求職,否則仍然會開班授徒一段時間,「一直都諗緊最壞打算,最多咪轉行,總有工啱做餓唔死,最大問題係好多人唔肯做,但做的士司機我又OK嘅。」

圖、文:李子正

想了解更多第十四屆全國運動會香港隊資訊,請瀏覽www.lcsd.gov.hk/14NG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