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基金】補貼未及租金等開支 運動學校負責人另憂未合資格



【體路專訊】政府昨日(8日)公布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援助措施,當中包括向桌球室、保齡球場及健身中心等被下令關閉的遊樂場所,以及在政府土地上由非政府機構營辦的康樂及體育設施發放10萬元補貼。有受惠的桌球室負責人指,補助只足以填補一個月的部分租金,希望爭取更多資助。經營體育舞蹈學校及劍擊學校的港隊代表就指,對是否合資格申領補貼存在疑問,但樂見體育界受惠於第二輪措施。

吳森雋與太太開設的舞蹈學校門口貼上關閉告示。
吳森雋(左)與太太兼拍檔林惠怡(圖:體路資料庫)

 

政府昨日在公布第二輪援助措施前,宣布健身中心、桌球室及保齡球場等遊樂場所要繼續關閉至本月23日,意味這些場地的關閉令延長至1個月,到傍晚宣布這些場地及部分康樂及體育設施的營運者可獲10萬元補貼。根據政府上月刊憲的《預防及控制疾病(規定及指示)(業務及處所)規例》第599F章,需要停業的健身中心定義包括提供運動器械或器材以供使用,或就健體、舞蹈、瑜珈、普拉提、拉筋及武術提供建議、指導、訓練 或協助的場所。與太太在上環經營體育舞蹈學校的香港代表吳森雋(Sam)認為條例存在灰色地帶,本身不確定學校是否受規管要停業,不過因保障學生健康亦有遵守規定。

他透露舞蹈學校的每月開支近10萬元,加上連月添置消毒儀器及清潔校舍,補助只是幫補少許損失:「其實由1月開始已經受疫情影響,始終舞蹈運動員出汗多,汗液又容易散播細菌,所以當時已經減少逾一半人數及收入。今次這10萬元放在租金上已用得七七八八,但還有人工和其他開支,況且也不知何時才收到這筆錢。但開心的是,見到很多人為體育界發聲。」Sam又指,同行部分教練並無在總會註冊,只在海外考獲牌照或已從事教練工作多年,未必得到政府的7500元補助,希望長遠能整合所有體制內外的教練聲音,「因為不單是今次疫情,萬一下次再有大事發生都需要互相幫助。」

劍擊學校自上月28日開已經暫停營業。
余翠怡 (圖:體路資料庫)

 

身兼劍擊學校負責人的輪椅劍擊代表余翠怡亦表示,在政府公布下令健身中心停業後,對是否需要跟隨有疑問:「不過我們都有一個社會責任,加上問過意見後,認為學校符合『提供運動器械或器材以供使用』,所以都決定跟隨規例,只是現在又對我們是否有資格獲得補助有問號。」她透露學校每月支出6位數字,同時自學校1月底停課開始損失與學校合作的恆常收入,並縮細每班的規模:「2月起已經自發停止小組課堂,部分班次就減少人數以保持安全,校舍亦有做全面消毒。雖然沒有裁員,但無可否認部分員工都要放無薪假。」

翠怡坦言今次補助並沒有太大幫助,但「由無到有」已經非常開心:「我都明白很難全部行業都有很多補償,現在有些支援已經是好事,好過體育界在第一輪沒有受惠,只是其他運動相關行業還有太多,很難一筆過去幫助。」她指業界要思考如何適應未知完結之時的疫情,例如試用網上教學等去維持基本生計及學生對劍擊的喜愛度,長遠就應該探索更多元化的教學空間。

全部健身中心至少停業至23日。

除了健身中心外,受停業令影響的還有遊樂場所。翻查康文署資料,現時香港持牌的遊樂場所有49間桌球室、5個保齡球場及5個公眾溜冰場。在觀塘營運桌球室的前亞運金牌代表陳國明指,10萬元的補助僅能填補一個月的部分租金:「業主不肯減租下,現時仍然要30元一呎,再加上差餉、人工及燈油火蠟等,其實本身也只是剛剛好。現在即使補到部分租金仍然要倒輸,全行的損失都很大,當然希望可以再多少許資助。」同時為桌球教練的陳國明又指,自己近2個月只有一次課堂,並稱桌球室生意自去年社會運動後開始受到影響,到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有更大問題:「我明白疫情的嚴重性,不過未來仍然未知甚麼情況,始終還有很多變數,到能夠重開時就要『追數』,一定有點頭痛。」陳國明形容政府的防疫措施大多是後知後覺,希望能在安全情況下盡快重開桌球室。

政府昨日公布逾1300億元的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援助措施,當中與體育界相關的措施包括向每位在學校任教或在各個體育總會註冊的體育教練發放一筆過7500元補助,同時向健身中心、桌球室及保齡球場等被政府指令關閉的場所持牌人,以及在政府土地上由非政府機構營辦的康樂及體育設施營運者發放一筆過10萬元津貼。

圖,文:麥景智

國泰、Germagic及Canon 全力支持體路東京奧運之旅。由2019年10月至2021年8月期間,國泰、Germagic及Canon將全力支持體路直擊香港奧運運動員「Road To Tokyo」之旅,體路「Road To Tokyo」專頁現已面世,立即Click入呢度,一齊 #撐起港隊。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