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片】米津玄師、嵐、ASKA、香取慎吾、Exile The Second、椎名林檎……東京奧運的音樂盛宴



【體路專訊】德國哲學家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說過:「沒有音樂,生活將是一種錯誤。」事實上,音樂永遠是治癒心靈的最佳良藥。作為亞洲藝術文化大國,日本乘著東京睽違56年後再度主辦奧運會的契機,向世界展示音樂力量,各式各樣的應援歌曲應運而生,除了米津玄師「神曲」《パプリカ》,大家仲識得幾多?

東京奧運應授歌曲,Foorin
由5名小學生組成的混聲組合Foorin。

在眾多東京奧運應援歌曲中,去年8月推出的《パプリカ》(紅甜椒)最為人熟悉。《パプリカ》由日本樂壇當紅創作才子米津玄師作曲、填詞,從海選選出5名小學生組成的混聲組合Foorin來詮釋,經由東京奧運委員會官方認證為宣傳曲。由於這首歌曲節奏輕快,歌詞充滿正能量,日文版面世後即大受歡迎,各年齡層人士朗朗上口、小孩子會跳《パプリカ》舞蹈,甚至初生BB聆聽後立刻停止哭泣,在 Youtube 創下近一億五千萬次播放成績,難怪被稱為「神蹟之曲」。米津玄師表示:「希望這首歌能成為精神食糧,讓孩子們都能元氣飽滿地活下去。」同年12月,《パプリカ》推出官方英文翻譯版《Paprika》,找來另外5名以英文為母語的小學生組成Foorin Team E演唱,上載半日亦錄得逾18萬點擊率。

《パプリカ》的成功,促使米津玄師再接再厲,為日本天團「嵐」(ARASHI)創作(作曲、填詞)新歌《カイト》(風箏),這是為NHK東京奧運及殘疾人奧運轉播製作的主題曲,也是一首為運動員及肩負著未來的年輕世代加油的歌曲,「嵐」在去年《紅白歌唱大賽》首度獻唱《カイト》,引起熱烈迴響。

東京奧運應授歌曲,米津玄師,嵐
米津玄師與日本天團「嵐」,

除了米津玄師,不少元祖級J-Pop歌手或組合都紛紛推出以東京奧運為主題的作品。其中收錄在型男團體「Exile the Second」專輯《Highway Star》中的《日昇る光に~Pray for Now~》被選為東京奧運會及殘奧會柔道項目的應援歌曲。這次合作全因「Exile the Second」團員黒木啓司與日本男子柔道國家隊教練井上康生同樣出身自宮崎縣,兩人在一次雜誌訪問後言談甚歡,「Exile the Second」決定為日本柔道界創作首支加油歌曲。

東京奧運應授歌曲,柔道

東京奧運應授歌曲,柔道

1978年組成的日本國民樂團「Chage & Aska」出產過不少膾炙人口的名作,紅遍亞洲,直至2018年團員之一「飛鳥涼」宣告脫離「Chage & Aska」,以個人身份「Aska」單飛活動,翌年11月推出自己10年以來首張單曲,當中收錄的《Breath of Bless~すべてのアスリートたちへ~》是以東京奧運為形象製作。

東京奧運應授歌曲,ASKA
Aska

日本人氣女歌手Hitomi在2000年推出單曲《LOVE 2000》,這不僅是當年棒球賽轉播的主題曲,還因為奧運女子馬拉松金牌選手高橋尚子受訪時,自爆練習時經常聽著《LOVE 2000》而促成這首歌大受歡迎,還讓Hitomi唱進當年的「紅白」舞台。Hitomi去年因應東京奧運也重新製作了新版本《LOVE 2020》,可望再次掀起熱潮。

2019年7月19日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組委會發佈志願者制服,前「SMAP」成員「大口仔」香取慎吾獲邀出席記者會,客串擔任模特兒並解說制服設計,與東奧結下不解緣。今年元旦日,香取發行首張個人專輯《20200101》,以祝賀東京奧運即將展開,在2020新年之際,以「大家一起歡樂盡情享受吧!」為概念,帶動歡樂氣氛。

東京奧運應授歌曲,香取慎吾
香取慎吾首張個人專輯《20200101》
東京奧運應授歌曲,椎名林檎
椎名林檎

東京奧運距今不足半年,最讓人期待的莫過於有「蘋果女王」椎名林檎參與策劃的開幕式及閉幕式。大家是否還記得, 2016年里約奧運會的閉幕式上,日本呈獻由高科技和二次元交織的「東京八分鐘」嗎?這八分鐘的BGM是魔幻搖滾音樂,同時伴着強烈的個人風格,也讓世界認識幕後的音樂總監 -椎名林檎。

今年椎名林檎繼續續任音樂總監一職,勢將日本的魅力通過音樂發揚光大。

想了解更多第十四屆全國運動會香港隊資訊,請瀏覽www.lcsd.gov.hk/14NG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