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球・專訪】17歲的日常 網球寫下王康怡的青春誌



體路專訪,王康怡,網球,monday feature

【體路專訪】還記得自己17歲的模樣嗎?還記得當年每天的生活是如何嗎?上課、補習、拍拖、打波,還是「Hea」掉了?香港網球青年「一姐」王康怡(Cody)17歲的日常,卻除了網球還是網球。以15歲之齡就當上全職運動員,Cody的青春從此就與球拍有著不能分割的關係。小女孩的童心還在,但犧牲也總少不免,「有時都會懷念周圍『Hea下』的日子,不過如果自己鍾意,怎樣也得作少許犧牲。」

體路專訪,王康怡,網球,monday feature

2019年剛剛過去,各式各樣的年度回顧紛紛出爐。如果要替Cody寫一篇19年精華的話,相信7月9日會是最特別的其中一天。那一天,Cody在溫布頓女子青年賽直落兩盤擊敗西班牙對手,成為36年來首位晉身溫網女青賽第3圈的香港球手,但更重要的是觀眾席上出現了一個「不速之客」,「那天在更衣室行進球場時突然看到Eason(歌手陳奕迅),心想為甚麼他會在這裡呢?我知道他有來溫布頓的,但真的不知道會來看我比賽,既驚喜又驚訝。」

Eason年多前在溫布頓以流利的英國腔英文接受訪問已成一時佳話,這次再在同一場地被「野生捕獲」自然令Cody喜出望外,「不過也總有少許壓力的,難得他親自來觀賽也不想表現得太差,會想表現得更加好。」她最後在第3圈被4號種子的法國球手淘汰,休息數天後又飛到中國的安寧市連續出戰兩項泥地賽。這兩項泥地賽除了與溫布頓的場地質材不一樣外,Cody更是越級挑戰參加成人組賽事。「成人賽與青年賽的最大分別在於,那些對手的經驗比我多,心理和打法都比我更成熟,她們很清楚每場應該如何應付。」結果她兩次均面對最後奪冠的中國球手鄭嫵雙,兩場均同樣直落兩盤落敗。

歌手陳奕迅(左)親身到英國支持Cody。(圖:香港網球總會)
Cody在華欣W15網球賽取得生涯突破。 (圖:香港網球總會)

 

不過只過了半個月,Cody就再寫下17歲這年的另一項精華。同樣是W15級別成人職業賽,但10月中在泰國華欣的硬地場上就得出截然不同的結果。連挫美國、日本及中國球手後,Cody在決賽面對另一位中國代表韓江雪,最終以盤數2:1反勝,首度揚威職業賽。「有點像在完全沒想過的情況下,就不知怎地贏了冠軍,可能是因為完全沒有壓力地打吧。始終是頭數次打成人賽,心中只想盡力便可,不會將目標放在冠軍。」

萬一贏了成人賽後,在青年賽打得不好怎樣?當時就很怕其他人會這樣想。

只是她沒想到的是,更大的挑戰卻出現在這個冠軍之後。「老實說,打完華欣這個比賽才知道甚麼是真正的壓力。」當很多運動員說一個冠軍能為之後的比賽注入強心針時,Cody卻完全沒有這種感覺,更多的是壓力和質疑,「第一次有一種『贏了這個比賽,下個比賽也要贏』的感覺,但網球就是有很多變化,我也不是對自己很有信心。萬一贏了成人賽後,在青年賽打得不好怎樣?當時就很怕其他人會這樣想。」畢竟Cody也只是個17歲的年輕人,心理質素和抗壓力還需隨著經驗累積。

體路專訪,王康怡,網球,monday feature
Cody體院運動員證件上的照片,仍是初中時穿著女拔校服的學生相。
體路專訪,王康怡,網球,monday feature
由體院去中環,筆者選擇了與Cody和她哥哥到尖沙咀坐船,「好像真的沒坐過很多次小輪。」

懷念校園生活 「不過無得揀,怎樣也要繼續」

數數手指,Cody由半職轉全職、從拔萃女書院轉讀林大輝中學已經差不多兩年時間。雖說是全職,但小妮子仍然背負著中學生的身份,仍然過著早上上學、下午練習、晚上補習的生活。「朝早上課或練習之後,其實只有一、兩個小時休息,之後就要再練習或練體能到黃昏,7時又要補習補到10時,然後就要睡覺了,所以整日的時間表都很滿,沒太多其他時間。」

這種全職生活的時間表,筆者也從不同運動員口中聽過很多次,但一個正值中學黃金時期的小女孩又捨得嗎?「如果自己鍾意,怎樣也要犧牲少許的。不過有時候也會覺得很煩很累,不過『無得㨂』,怎樣也要繼續。」對一個17歲的青年人來說,犧牲最多的或許就是與朋友相處的時間。相約訪問時本已打算與Cody到剛剛開幕的嘉年華,想拍一些網球場以外的照片,不料她反問能否與一班好友一同進場,「其實之前都有想過約一天來玩的,但真的很少有機會,尤其是平日就更少時間。」這班朋友其實都是Cody小時候打球認識,一行人在嘉年華內玩著笑著,談話時也偶然說起網球,但更多就如普通中、大學生一樣的話題。

體路專訪,王康怡,網球,monday feature

體路專訪,王康怡,網球,monday feature

你有行過體院外面那條橋嗎?很辛苦,辛苦得我不想行出去。

由小學開始,Cody平日放學後的活動就是打網球,即使是在校園內與同學沒有隔閡,但甫出校園也總有丁點不同,「是試過有一、兩日不用練習,就可以和其他同學一樣放學去做其他事。其實也沒有做些甚麼事,也只是周圍『Hea下』,有時都會懷念這些日子的。」說到「Hea」,她臉上就浮現上天真的笑容,因為就如很多年輕人一樣,這件事也是她的最愛之一。「我好懶。」Cody的笑變得更寬容,「你有行過體院外面那條橋嗎?很辛苦,辛苦得我不想行出去,所以我平日都留在這裡,到星期六上學後才回家,星期日難得有假期才會約約人。」

體路專訪,王康怡,網球,monday feature

體路專訪,王康怡,網球,monday feature
Cody和哥哥王康傑感情要好,也曾拍檔組成雙打組合出賽。

針無兩頭利 學業/運動要取捨?

回家最好不過,但一星期只回家一次,轉全職令Cody失去的不止是與朋友相處的時間,同時連家人也很少見面機會。就在她考慮轉為全職的當年,王媽媽因病臥床,「她很怕我會辛苦和少時間讀書,但爸爸和哥哥都覺得無所謂,所以當時是有點複雜,甚至有點想避開這個話題。」最後王媽媽放手讓Cody選擇,只是無緣看見愛女捧起職業賽獎盃的那刻。「幸好她離開之前我也放了很多時間陪伴她,加上都病了一段時間,已經有心理準備。雖然是會不開心,但⋯⋯對吧。」

我答應過媽媽會讀書、上大學,不會放棄學業。

「我答應過媽媽會讀書、上大學,不會放棄學業。」3年前王媽媽不敵病魔,Cody在她離開前曾許下承諾,即使當上全職網球員也不能毅然放棄學業。如今DSE在即,但同時網球球季也已經重開,就連Cody也已經身處澳洲備戰澳洲網球公開賽,「有想過減少比賽的,但這樣會很影響我的排名,因為積分是因為比賽而有變化的,如果停打半年就會失去很多東西。」與教練團隊商討後,Cody決定維持自己的比賽日程,戰畢澳網後仍不會停步,繼續出戰之後的賽事。

只是魚與熊掌,不能兼得,要在離港的同時又維持學業,靠的除了自律,就是自律。「總之難得在香港就盡量找時間去補習⋯⋯唉,我也不知道⋯⋯(符合大學獎學金的成績)真的很點難,也不是『不是很大信心』,而是無信心,哈哈!」

體路專訪,王康怡,網球,monday feature

對,可能我是香港歷史性的甚麼甚麼,但我目標不止是這樣。

既然針無兩頭利,倒不如趁這陣子全力衝擊澳洲墨爾本的獎盃。前年於十六強止步,去年更未能突破首圈,「最難突破真的是自己的心理,因為網球手要維持一個好好的心態,如果完全沒有想贏的感覺,根本不能贏。」談起比賽,Cody又再次說到自己的心理質素。如今已最後一年出戰青年組賽事,也是要突破的最後機會,「對,可能我是香港歷史性的甚麼甚麼,但我目標不止是這樣。我很想很想在四大滿貫再打前一點,八強、四強、決賽,最好當然就是冠軍。」Cody在四大滿貫青年賽單打最佳成績只是十六強,惟在去年溫布頓就曾與加拿大球手Melodie Collard拍檔殺入四強。

體路專訪,王康怡,網球,monday feature
在小輪上拍下的夜景,加上一句「Leng leng Hong Kong🇭🇰」(靚靚香港),「可能一個月只有一星期在香港,我會很掛念的。」

 

「當時說過要在WTA排100名之類的說話,但目標只是只目標,我會盡力的。」2年多前轉全職的目標當然仍然有段距離,但Cody心中仍有更宏大的願望想要達成 — 打奧運。要取得奧運資格,基本上要排前60名才有可能,「奧運的入場資格真的很難,當然希望能有一次代表香港出戰一個這麼型的比賽,因為是背著香港的名字出賽。」4年後的Cody仍只是22歲,或許巴黎甚至洛杉磯才是她真正有機會發光發熱的一屆。2020年剛剛開始,代表新一個10年的開端。10年前的Cody才只是個17歲的小妹妹,現在已正預備開始最後一年青年賽生涯,誰說她10年後不能背負著「奧運代表」之名?

體路專訪,王康怡,網球,monday feature

圖、文:麥景智

想了解更多第十四屆全國運動會香港隊資訊,請瀏覽www.lcsd.gov.hk/14NG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