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欄】那個夢、追逐8年,這肥仔做到了!



【體路專訊】這是我第23篇的《體路》專欄文章,雖然第一篇是5年多前寫的,但其實已記載著差不多8年多的心路歷程。一開始寫的用意在於分享我個人在三鐵路上的點滴。但寫咗幾年後,就覺得這地方已變成我追夢的紀錄-把目標一早寫出來,然後不管三七二十一,過五關斬六將地一步一步的邁進。

小弟第一篇專欄寫了這一句作結尾-「 我的目標很簡單,I want to be an Ironman」。確切一點,想說的是「I want to be a Kona Ironman」。KONA-是指一年一度在夏威夷Kailua – Kona舉行的Ironman World Championship,每年全球大概只有2500名選手能在其他鐵人比賽中名列前茅,從眾多的選手中脫穎而出而得到這比賽的參賽資格。所以,能拿到KONA世錦賽的參賽資格,絕對是大多數鐵人選手的奮鬥目標,但這目標談何容易呢。個人認為需要的是努力不懈的訓練,天時地利人和的運氣和比賽當天淋漓盡致的發揮,缺一不可。

在2019年11月10日,我終於拿到了KONA世錦賽資格!這差不多8年的夢想,在所有條件的協調下,竟然讓我僥倖拿到了!這許多年,癡人說夢的目標,達到了!過程有如過山車,跌入谷底再反彈上高峰,容我細說。

在 Nice 70.3世錦賽後,所有的focus就放在10月底的 Ironman Langkawi,因為這一場的目標是希望拿到KONA的入場券。全鐵人的訓練獨成一格,每一課的訓練強度不算太高,但所需的時間就很長。平常week day 至少3個小時的訓練,不斷地游,不斷地踩,不斷地跑。週六則是長距離brick session,大概6至7個小時,5點起床,6點到迪士尼練車,下午2、3點返到屋企,8點上床睡覺(比我爸媽還早睡!)。有時候真的練到有一點懷疑人生,但每一次當我想中途放棄時,內心總會說:「This is what you want. No one said it will be easy.」。

如是者,一課一課地練,一週一週的過去而狀態也不斷地提升。 比賽前的4、5週,是訓練的高峰,一週20至25個小時,最長的一課是7小時的brick session,在烈日當空下單車踩5個小時(大概174K左右),然後2小時的跑步(維持在4.55分配速),能達到這樣的體格已經是前所未有的成就,當然小弟對比賽的信心越來越強,預期也越來越高。雖然機會非常低,但我真的相信,如果能發揮出訓練時的狀態,我是有機會拿到KONA資格的。

IM Langkawi

應該是亞洲裡,其中最難和最慢的鐵人賽之一,因為那裡很熱,真的很熱,加上單車路段不算平坦,所以對一些在亞洲炎熱夏天下訓練和短小精悍 (講緊身材!)的人,比如我,是比較有利的。大會建議了兩家酒店,Meritus (位處終點)和 Danna(位處Swim start), 因遲咗報名,唯一有房間的是 Danna, 就訂了。簡單地說,價錢是貴的,但餐廳-好吃,房間-舒服,位處Swim start, 比賽當天完成轉項區set up後,可以回房休息或辦公。但從完賽的角度來說,還是Meritus好一點,到底完賽後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回房嘛。

游泳-3.8K,2圈

Wetsuit illegal,講真就算俾你著,你都唔會。水流不急,也沒有什麼風浪,非常容易sight,沒什麼驚喜,唯一是游泳靠前的一批人,在水裡不停的打UFC,中了幾拳後,就決定游得遠遠的,費時俾人打暈,總體情況基本上是在jacuzzi裡跟很多人埋身肉搏,有啲唔開胃, 我知道。最癲係第二圈時,開始追到剛游完第一圈的人,哇!真係七國咁亂,他們全都是蛙式的,一個不小心真係會俾人踢到腦震盪。好似食神過少林寺十八銅人一般。好不容易,竟然俾我游了個PB:59.54 !

單車-180K, 2圈,每圈有3/4個比較攞命的大山坡

T1,順利上水,上單車。上車時,剛好看到個兩個女子組的職業選手,當場有點沾沾自喜,也同時決定要全程黏著她們,不能勾車但也不能讓她們給放掉。頭5至10k的功率其實還可以,保持在目標功率。但到了第一個坡時,感覺有點怪怪的,但又講不出是什麼,總時覺得大腿很緊,不其然地往下看一下。 哇!不得了!差點嚇暈,竟然看到一個字,“ROKA!”。各位觀眾,我是沒有穿ROKA trisuit的,而看到ROKA是因為我游泳的speedsuit,只脫了上半身,下本身還在….

當時腦裡閃過兩個選擇,脱與不脫,不脫是不行的,還有160多K的單車,那我脫吧。但如果脫了,speedsuit 怎麼辦呢,剛買的也不能扔啊,不扔的話,那放在哪裡呢? 一直在想脫與不脫,脫完怎辦的期間,已經爬完第一個山了。我突然想,if not now then when,跟著毅然停車,脱speedsuit,同時也吸引了不少WTF的目光,脱完後就把它塞進前面的trisuit裡。那時候不知道,但其實這場比賽已經玩完了。因為這speedsuit在胸口令到前胸密不透風,不能夠有效地散熱,很快身體就開始過熱,繼而開始感覺肚子又點怪怪的。到30至40K後,就開始嘔吐,喝什麼,嘔什麼。功率也開始迅速下降,基本上只能維持目標功率的一半。捱到第一圈最後的一個山坡,離遠已經看到有人在推單車上山,心裡想,不要看他們,在香港天天在爬,不怕!幾經辛苦差不多到90K,看見指示同場 70.3(半鐵)的參賽者轉左完成單車路段,心在想,何不跟著他們轉左然後DNF呢?下一刻就想,怎可以輕談放棄,一點點不順利就DNF,太不像話了!心裡一直跟自己說:「Not everything will go well, roll with the punches, roll with the punches」

Source: Jack Ah Beh

決定繼續往前走後,很快就發覺單車上的nutrition已經喝完(嘔完),唯有到下一個aid station停下然後拿所需的水和運動飲料。餘下的單車路段,基本上都是嘔到下一個aid station, 停下來降溫,補給,再嘔著踩到下一個aid station。終於回到T2, 也是這麼多年來,第一次,不是飛身下車,而是慢慢地unclip,落車,一拐一拐潰敗地推單車進轉項區。

跑步-42K,2個半圈,沿機場旁跑,非常熱

T2,設置在展貿中心,有冷氣。進入T2後,一直掙扎著應否DNF,但轉眼之間就想,既然已經到了T2,不如試一下跑1-2公里,可能感覺會好一點。對,這是沒有邏輯的想法,我現在寫這一段都覺得是不可理喻的。在這沒有邏輯的腦海裡,唯一的概念就是,不能DNF。穿好鞋,就開始跑了,頭500米還可以,但不到1K就開始抽筋也開始嘔吐大作,但竟然到這個時候還是冥頑不靈,跑兩步,走四步,嘔兩聲,重複重複又重複地,從一個補給站捱到下一個補給站,從天光,到黃昏,然後日落西山,街燈點亮。最後經過5個小時後終於完賽,心裡其實沒有一絲感覺,因為成績跟我的預期差天共地,但撫心自問,我已經盡力了。跑步期間的實際情形,其實記得不太清楚,可能是太痛苦吧。

完賽後,在救護站逗留的一段時間,就慢慢地回酒店,洗完澡就睡到了。第二天醒來,拖著疲倦的身體和潰敗的精神吃早餐,收拾行李,回香港。這一章節的追夢,就此告一段落。 深深體會到,就算準備和訓練有多理想,比賽當天可以出很多狀況,任何地方有不對的,就能輕易斷送比賽的成績。IM Langkawi後的幾天,心態跌入谷底,但因為兩週後還有一場廈門70.3,唯有盡力收拾心情希望盡量恢復元氣再戰。

70.3 Xiamen

原本的完美計劃是希望在Langkawi拿到KONA名額,然後在廈門拿70.3世錦賽名額,但Langkawi的泡湯加上身心在疲累和潰敗的情況下,廈門這比賽真的有想過退出。但一來已經報左名 (酒店,機票通通都訂好了),二來我最好的隊友都會去比賽,那我就去吧。一路以來,每一次跟他們一起比賽,無論成績如何,比賽的點滴都是非常開心和珍貴的。(其實現在想起來,若不是他們,我這僥倖的KONA名額都不會有機會拿到,因為很可能已經退賽了)

到了廈門後也試過幻想,可能會有一點的運氣能做出不錯的成績,拿到70.3世錦賽名額。賽前跟教練也研究過比賽策略,游泳盡力,單車維持在210-230瓦,跑步不能慢過4.20配速。最後他也提了,全鐵人賽兩週後就做半鐵有一點狂,「Miracles do happen, but it’s hard. Do your best.」

游泳-1.9K(三角型:700m-500m-700m)

這次的游泳賽道,比前兩年的不同,不但不是完全順水流,而兩段的700米都是有一點逆水流的。這雖然會拖慢總體時間,但對於比較能游的選手是有利的。比賽依舊是rolling start,那我當然是盡量排前面,每5秒放人落水 – 轉眼之間就到我了。嘟.嘟.嘟.嘟.嘟…! 我一個箭步衝入海裡,咦!大鑊!什麼也看不到,因為水裡跟岸上的溫度差別太大,泳鏡起了層薄霧!但隱約還能看見下一個浮波和前面的人,為免浪費時間,跟著照游吧!

當時其實海面湧浪不斷,在看不清楚的情況下慢慢地越游越偏離航道,好彩見到一艘獨木舟,那人一邊大叫 ,一邊手指左邊 – 我一眼望去,身邊一個人都沒有,反而左邊一大堆人,那一刻我發覺 – 瀨嘢!之後立刻洗一洗泳鏡,之後發了癲地游回去大隊,花了幾分鐘才能追上這一批人,追到後,又逼著打水中UFC爭位,一直打到最後700米才開始有clear water。最後, 32分多上水,基本上比平時慢了2、3分鐘。

單車-90K 2圈

今次醒目,double check 自己有脫掉wetsuit才離開更衣間!轉項區是一個極長的長方形,近bike in/out的一邊放著職業和AWA選手的單車,之後就跟著男女分齡組順著放其他參賽者的單車,所以AWA是有著數的 – 應該只有在中國的比賽才能如此厚待AWA選手。Anyway,順利上車後就開始(嘗試)依照目標功率進行。賽道非常平坦,路面也是非常光滑,來回方向一邊順風一邊逆風,能keep住破風的aero-position就應該能破PB。但可惜,我一點都不aero – 教練看到照片後就稱之為「Grandpa position.」功率方面也沒能達標,所以時間比較慢,2.26左右。

跑步-21K 2圈

4個字-平,快,易跑。Aid station的補給品應有盡有,義工們也非常專業及有效,遠遠地已經叫出他們手裡的補給品-water!coke!sponges!無驚無險,1.31 跑完,竟然破了70.3的半馬PB!真的意想不到!

總體成績:4.38左右,在70.3賽中不算快,本來預計大概第7或第8名左右。但非常意外地,竟然在M35-39分齡組內排第4!70.3的世錦賽資格應該是沒問題了,但跟隊友討論中途,突然出了一個天馬行空的想法 – 若幸運之神站在我這邊,雖然機會微乎其微,但因為M35-39人多,如果這組別有4個KONA名額,那我就能到KONA啦!這近乎瘋狂的想法一直在我的腦海盤旋,另一方面一直跟自己說「不要狂啦,不會發生的, 到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但這種子一經在腦裡種植,根本無辦法再拿走,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斷跟自己說「無可能,不要癡心妄想」,不斷地洗臉讓自己清醒,甚至摑了自己幾巴 – 但都沒有用。就是這樣顛顛地過了幾個小時,終於等到晚上的頒獎典禮和slots rolldown了。

頒完分齡組頭3名的獎項後就開始頒布KONA的名額, 最先開始的是女子組18-25組別,然後就往下一個分齡組,之後會到男子組由幼到老。當女子組在進行當中,我的思緒就已經開始混亂了。我環顧四週,碰巧看見一位穿Ironman Staff的人對我另外一個朋友(他得了M35-39的第二名)舉起3隻手指 – 那一刻我知到M35-39KONA名額只得3個,我的席位必須前3名其中一個放棄然後rolldown。但這是KONA啊,哪會有人不要啊?基本上,我是沒有機會的啦,心情立馬跌落谷底,於是不斷自我催眠:「It’s okay, it’s okay, it’s okay」。說了百多個 「it’s okay」後,突然,這位的第二名的朋友搭我膊頭,我回頭以絕望的眼神看著他,然後,奇蹟發生了。

他說:「剛跟第一名的人聊天,他說他不要KONA,你會拿到KONA!」

我說:「WHAT? 不要開玩笑!我會死的」

他說:「真的, you are going to KONA」

當時我腦裡是一片空白,KONA?!,真的?然後就想:「冷靜啲,可能是幻覺,不要過早開心,萬一第一名改變初衷,那怎辦?It is not real until it’s real.」周邊隊友都深知我一直的夢想是能到KONA,一直的訓練,真的有血,有淚的,而這次是離這夢想最最最最最近的,彷彿他們也跟我一起緊張起來。

頒佈完M30-34的KONA名額後就到M35-39啦,只要第一名真的不要,我就能夢想成真。心跳加速,不停地流汗,汗流浹背,手開始發抖….

大會司儀:「M35-39,有3個名額。 第一名,請上台!」

我環顧四週,不見有人站起來,無人,無人,真係無人!

大會司儀還在等,我心裡想:「不要出來,真的不要,不要,不要」

大會司儀:「OK,第一名不要!」這幾個字,如雷貫耳,我兩手握拳,不停地fist pump,好像中了六合彩一般 – 哈哈!(奇蹟地,第三名也不要KONA名額。)

終於聽到大會司儀叫出我的名字,一直屏在心裡的能量終於忍不住一次過爆發出來,振臂高呼:「YES!」

就是這樣,差不多近8年的夢,給我追到了!8年多前,因為在酩酊大醉的情況下看到youtube上KONA比賽片段而踏出第一步,從此之後就再沒有回頭,一直地Swim Bike Run,向目標一步一步地進發。當中認識很多朋友,開始訓練不久成績就突飛猛進,有一些用了僅僅一年時間就拿到KONA了,心裡除了羨慕外,也更加堅毅,一直跟自己說,「一定會發生的,再努力點,再辛苦點,再快一點,努力是不會白費的,一定不會」。當然,這個成果,不是我一個人能做出來的 – 好好彩地讓我遇到我的教練,訓練的確很辛苦,但成績的進步是無可置疑的。好好彩地有一班志同道合的戰友,能跟他們一直一起訓練,比賽,進步,才能讓我更加享受這個過程 – 到底5/6/7個小時的長課,能與朋友一起過比獨自一人過,更容易。好好彩地,家人都支持我這與眾不同的生活/訓練模式。有人說過三鐵比賽是很個人的,其實我覺得三鐵也是一個團體運動,教練,隊友,家人都是團隊的一部分,只是團隊不是一起比賽而已。

回想當年剛開始玩三鐵時,跟一些人談起我的目標,我說:「入KONA是我的目標」。他們的反應是:「……oh……wow…..good luck」。心裡可能在想:「這肥仔想入KONA,不是吧。」對的,那時候是有點肥,又煙又酒,真的是難以置信。對的,這目標很難,但不知哪裡來的堅毅,我深信有一天我會做到的。雖然是僥倖靠rolldown,但點都好,8年後,這肥仔做到了 。(雖然現在還是有點肥….)

image_pdfimage_print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