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起)黃家俊、盧逸桐、惲福龍校長、蕭溍賢、范臻榮老師

【體路專訪】說起公路單車,一般人或只會想起專業比賽或者是旅行環島遊。從香港飛到北京,飛行時間要2小時45分鐘,用雙腳騎單車去卻要31天,約2,800公里的距離。你能想像這是一個怎麼樣的旅程嗎?來自佛教筏可紀念中學的6名師生與校長,在剛過去的暑假完成了這趟別具意義的單車之旅。

佛教筏可紀念中學校長惲福龍在毅行界別已享負盛名,參加過多年毅行者,一直身教學生,他與體育老師范榮臻(范Sir)在今個暑假,帶著5名中四學生(蕭溍賢、黃家俊、盧逸桐、譚日希及黃文杰)與另外5位來自「智愛騎士團」成員,從大澳筏可出發,途經深圳、廣東、湖南、湖北、河南、河北踏單車一直向北騎,每天騎約100公里,直到北京。

參與今次旅程的5位筏可學生之中,黃家俊(Calvin)和盧逸桐(Tony)完全沒有騎公路單車經驗,但他們非常認真看待這次旅程,認真跟足老師訓練日程去準備。既是體育老師,也是5位學生的班主任,范Sir給他們安排了10個月的體能訓練,每早7時回校做1小時健身練體能,放學後由東涌出發騎至欣澳、迪士尼或機場,每次來回約25公里,來回練3至5次,星期六則會加操,由早上7時半練至5時半,已經接近是半職業運動員的訓練。

每早風雨不改回校為同學準備,范Sir謂:「他們都不是學校單車隊成員,也沒有刻意要挑選體能好的學生。正是想他們通過刻苦訓練,領悟這樣才能有收穫。同學們最初也不夠自信,擔心自己體能可否負荷,但他們都一一做到。」

2,800公里的距離,誰也想像得到不會是一帆風順,「天氣不似預期」是常事,為了追行程進度不時要冒雨前進。對於年少氣盛的學生,偶有壞情緒在所難免,但要怎樣調整心態,繼續前進而不拖累隊友才是一門學問。沒有騎公路車經驗的Tony,尤記得自己被拋離時感到難受:「看著隊友拋離自己,偏偏身體彷彿到了極限,『智愛騎士團』的成員很厲害,除了控制好自己的單車,更能助我一臂之力,與我共同前進。我從中明白要加強自己的能力,有能力後就要幫助其他有需要的人。」

談到旅程中艱難的路段,幾位同學不約而同想起旅程的第16日出發至河南的一段路,Calvin說著:「由於當時正進行公路維修,原本平坦的道路變成崎嶇不平的沙石路,那段沙塵滾滾的路足足有10公里長。雖然有點艱辛和意外,但我們也共同完成了。現在回望那段路,好像沒有什麼特別。反正人生也是彎彎曲曲、有起有跌,只要和隊友一起捱過就可以。」

有越野單車經驗的蕭溍賢(Jeff)表示能夠完成旅程得著很大,現在更會以加入香港隊為目標:「越野單車講求控制重心,公路單車則要注意姿勢及路面情況等,當一輛大貨車在你的身旁駛過時,會有一定心理壓力,必需時刻留意路面情況及注意安全。」Jeff更想未來一試挑戰川藏線。「加入港隊會是我一個遙遠的目標,但既然找到了自己的目標,就要朝著目標進發。」

完成這趟31天之旅,惲校長和范Sir同樣感到恩惠,范Sir表示看到同學心理和生理都有所成長:「他們學會透過飲食控制及肌肉訓練提升體重,加強體能,而且在他們的年紀能夠完成從香港踩到北京的運動量,實在不容易,我為他們的成就感到鼓舞。」作為香港第一所中學舉辦由香港騎單車至北京的活動,惲校長一直相信運動是最好的教育方法。他稱道:「我們學校的學生都比較好動,要他們明白靜靜坐下溫習能考取好成績的道理,像是天馬行空。但用運動去證明就可以,透過運動讓他們知道只要願意做就能做得到。」今年年屆60歲的惲校長,與學生並肩花上31天,向學生證明只要自己願意去做,就能做出成績。相比日夜嘮叨,惲校長更相信言傳身教、以身作則。

惲校長說道:「現在的年輕人常慨嘆時間不夠,每人每天也只有24小時,為何校長能抽出時間,而你無法抽出時間?」惲校長會繼續以身作則,向年輕人說明只要願意付出和努力,必定會得到回報。

圖、文:實習記者李馨萍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