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家樂擔任2020東京奧運會場地單車賽事經理。 相片由余家樂提供

【體路專欄】忙完一整個暑期,終於可以放個大假,飛到東京行開幾日,抖一抖氣,順道探望擔任2020東京奧運會場地單車賽事經理(Track Discipline Manager, Sports Competition Department)的好友余家樂(Walter),還帶了8両黑木耳做手信,好讓他用來煲水飲,降血壓。

都說時間快過光纖,筆者今年1月底在專欄提及,身為UCI國際裁判的Walter得到2020東京奧運組委會垂青,出任東奧場地單車賽「揸弗人」,成為香港第一人!轉眼間,他自2月初隻身赴日履新,至今已逾半年,熬過最初難捱的2個月適應期,現在總算安定下來,工作上獲益良多,卻患上了思鄉病,惦念父母、太太,還有3隻貓。

東京是港人旅遊至愛地方,但玩樂跟工作、生活可是兩碼子的事,Walter這趟「東奧之旅」就有深刻體會。那晚相約在新宿飯聚,大家兩杯啤酒落肚侃侃而談,聽他說著過去半年人在東京的苦與樂,非常有趣。2020東奧共有52個部門,單車分為公路、場地、山地車及BMX 4大競賽項目,Walter主要負責場地賽,以他昔日在港曾統籌世界盃及世界錦標賽等的資深經驗,今次籌辦奧運會當然勝任有餘,但要融入日本文化卻花上不少精力。「日本人好有自己一套做事方法,要說服他們並不容易,加上我不懂日文,溝通方面也遇上一定困難,尤其是需要跟其他51個部門進行協調工作,挑戰相當巨大,很多時都得靠用google translate幫忙。」

早前日本盃期間,余家樂(左)與澳門及香港單車裁判在日本同聚。  相片由余家樂提供

Walter放假時會去行山、露營、睇樹減壓。相片由余家樂提供

工作之外,生活上的瑣碎事也令Walter承受壓力,「單是在日本開銀行戶口已經搞了個多月,試過第一個月無法交租,要拜托同事在櫃員機代為過數呢!」不過令他最「痛苦」的,還是忍受思鄉病,「離鄉別井,一點也不好受。畢竟爸爸媽媽年紀大了,太太亦獨個兒在港,尚要照顧3隻貓……人在外地當然會擔心他們啊!」所有不安加起來,嚴重影響Walter的睡眠質素,結果令他有一段時間血壓飆升,長期頭痛,須要服藥,後來適應了當地節奏及生活模式,情況才慢慢改善。現時,Walter放假偶爾會行山、露營、睇樹(他本身也為樹藝師),作為減壓良方。

儘管「東奧之旅」並非事事如意,面前尚有不少挑戰,但作為東京奧運唯一港人「外勞」,Walter仍然苦中作樂,而且首次參與奧運會籌辦工作,眼界大開,將來必能學以致用。

現距離東京奧運只餘不足一年,水哥,繼續加油!

文:黃頴釧
(原文曾刊於Yahoo體育)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