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於2019年里約熱內盧馬拉松後在會場留映。

【體路專欄】名著「鍊金術士」作者、巴西文豪 科爾賀(Paulo Coelho)的語錄中有一句:Be brave. Take risks. Nothing can substitute experience ,意思大概是:勇於冒險,人生歷練是無可取代的。

今年6月,我正是懷著一點冒險精神、期待著全新體驗的心情踏上旅程前往里約熱內盧,參加在科爾賀出生地舉行的馬拉松賽。雖然2014年攀上阿空加瓜山之行已踏足南美洲,但今次里約熱內盧馬拉松是我我第一次在南美洲參與賽事,象徵著我的馬拉松足跡正式踏上第六大洲。

提起巴西或是里約熱內盧,大家會聯想到什麼?熱情奔放的嘉年華會、森巴舞、美麗的沙灘、性感的比基尼女郎、還是咖啡、足球?如果是跑道中人,是否會聯想到最近再創高峰的香港「一姐」姚潔貞曾經在2016年里約熱內盧奧運會創出個人紀錄?

自從阿空加瓜山之行後我一直都希望能「拓展版圖」在第六個大洲參賽,這次我到里約熱內盧的旅程,飄洋過海大半個地球到其另一端跑馬拉松,要投資的時間和需要計算的風險的確比在香港鄰近國家,甚至乎歐美參賽多。單以旅程中機場到機場點到點來回共用了48小時已是一大投資。如果在鄰近國家如日本參賽,48小時已經可以來回7次。另一個旅程之前要考慮的就是要不要接受黃熱病的防疫注射。不接受的話可能會有生命危險,但如果接受注射亦有可能會因副作用影響參賽時的狀態;加上時差,要考慮、準備和適應的事情還是相當多的。結果,以安全為上,我第一次因為比賽而「打針」。

里約熱內盧馬拉松全程是平坦的海邊賽道,沿途經過六個沙灘,其中包括世界聞名、「歌都有得唱」的 Copacabana。賽道一邊是碧海藍天的海岸線,沙灘上除了比堅尼泳裝女郎還有形形式式的當地生活風貌,舉頭又可以眺望到山上張開雙手的巨型耶穌像,想象祂也在奔跑中準備衝線。

這個「私家」號碼布賺取了很多祝福和友善「打卡」。

熱情的里約熱內盧,馬拉松賽事安排卻較為平淡,如果你想象起步禮、途中或者完賽後會有森巴舞娘出現、甚至有激光鐳射show、打鑼打鼓的音樂的話就會大大失望。另一個出乎意料之處就是一般豪放性感的巴西女士在賽道上卻相對保守,戰衣就是一般的T恤短褲,少見屯門公園大叔所形容的「穿著內衣四處跑」。但這不代表當地人冷待馬拉松,賽事大約有一萬名參加者,沿路也有歡呼打氣的人。此外,巴西人友善好客,跑手之間交流氣氛很好。除了胸前的官方號碼布,我這次帶了朋友所送的私家號碼布扣在背上,上面注明這是我第83個馬拉松。為此現場有不少跑手都熱情的前來向我道賀、打氣,甚至合照。有一位當地的女跑手鄭重地跟我道賀,閒談之間發現原來她是一位發燒友,當天正是她第150次馬拉松!

隨便在里約就遇到一位150全馬跑手,感覺長跑運動在巴西或是南美洲應必也是火火紅紅的大受歡迎?但答案卻剛好相反。國際田徑總會剛在6月發表了一份報告,統計了從1986年到2018年世界上七萬個長跑賽事(包括5公里,10公里,半馬及全馬),超過1億個跑手成績,總結出詳細的數據,當中有些數字頗為有趣。這份報告顯示,從2008年到2018年,參與馬拉松賽事的整體人次全球增加了接近百分之50,但是南美洲反而是負增長,參與馬拉松的人數下降了百分之15;而巴西更是驚人的減少了百分之41。對比下,亞洲則以倍數計增長,且是驚人2.6倍。 報告沒有列出這些增減的因素是什麼,但亞洲跑手的增長驚人,區內賽事的參賽名額會愈來愈緊張,香港的馬拉松發燒友大可以考慮一下參加在那遙遠的地方的賽事了。

*對這份報告有興趣可以 按此 瀏覽

文:張樹槐  恒生銀行行政總裁高級顧問
(本文曾於信報刊登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