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在任何身份之前,我們先是一個香港人



【讀者投稿】近兩個月,香港面對近年前所未見的困境。社會各界不斷發聲希望政府回應反修例示威者訴求之餘,亦期望香港社會能盡快回復平靜。近日不少運動員均具名或不具名地表達自己意見,先有「女車神」李慧詩撰文勸勉港人,再有精英運動員、足球員、體育記者及欖球員分別聯署發表聲明,港足代表梁冠聰昨日(3日)被示威者堵路時亦表示理解。不過依然有不少人認為「體育不應牽涉政治」,只是在大是大非前,還可以嗎?

根據牛津辭典,「政治(Politics)」的定義是「在公共生活中獲取和使用權力,以及能夠影響影響國家或社會的決策所涉及的活動(the activities involved in getting and using power in public life, and being able to influence decisions that affect a country or a society)」。另外,不論從社會學及人文學中,政治均是影響整個社會的功能及體系等,「體育」及體育政策正正是包含之中。

韋冰露(Photo credit:Megan Rapinoe Facebook)

事實上,從古至今由本地至國際體壇,體育和政治均是不能分割。先說國際賽事,近兩個多月的足球壇便已經出現兩次政治事件。英超阿仙奴陣中的阿美尼亞球員米希達恩(Henrikh Mkhitaryan)正因為祖國與阿塞拜疆過去近30年的領土糾紛,缺席後者在首都巴庫舉行的歐霸盃決賽。女子世界盃冠軍美國隊一直爭取男、女足球員同工同酬,隊長韋冰露(Megan Rapinoe)早前就曾經拒絕唱國歌表達對總統特朗普的不滿。韋冰露在勝利巡遊中更批評對方的言論排斥美國人,即使獲邀亦不會到訪白宮。說起特朗普,早在他未當選時,已曾批評在奏唱國歌時、以單膝跪方式表達對美國種族問題關注的美式足球員,當然後者的表達方式亦引起不少球迷不滿。

即使在全球四年一度的最大體壇盛事奧運,過去數十年亦出現不少政治表態事件。早前讀畢《體路》的一篇專欄文章,談得更為詳細,就此不談了。(編按:相關報道:【體路專欄】體育人也可談論政治 

葉鴻輝(圖:體路資料庫)

回到本地體壇,港足隊長葉鴻輝在2013年幾乎加盟中超球隊貴州人和,卻最終因為中國足協認為他是「外籍球員」、不符合《禁止引用外籍守門員政策》而告吹。但中國政府不是一直說香港人是同胞嗎?葉鴻輝為何卻又被視作「外籍門將」?這已經屬政治問題,筆者小小一個球迷實在不好解釋。及後在港足對中國的多次大戰中,球場內外均不免滲入多多少少的政治色彩。

2年多前的特首選戰同樣混雜體育政策議題。時任特首梁振英提出拆卸灣仔運動場,引起體育界強烈反對。當年參選的曾俊華明言當選的話將保留運動場,而最終當選(現時已「罷工」近月)的林鄭月娥未有明言保留,但體育界選委就全投後者……到了今年,政府又再提出在啟德體育城落成後改建香港大球場,同樣惹來不少足球員反對。這豈不是又是政治觸及體育嗎?

說到底,「體育不應涉及政治」這句其實只是極為理想化的說話。因為即使你不觸及政治,政治也自然會找上門。運動員如何表態也好,就算是建制派還是民主派的言論,著實也不會影響他們在場上的表現。難道他們發聲以後,表現就會突飛猛進或是一落千丈嗎?更何況,借用日前公務員集會中某受訪者的一句說話,在運動員或運動迷的身份之前,我們都先是一個香港人。

愛香港的體育人上

image_pdf
image_print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