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擊・專訪】男佩的「後聰時代」 羅浩天尋找擔起大旗的那片天



【體路專訪】去年的雅加達亞運,香港男子佩劍隊共擸2面銅牌,當中團體賽不敵世界冠軍韓國、四強止步。然而才過了10個月,男佩卻在日本的亞洲劍擊錦標賽顆粒無收,更逐漸顯露出不同問題。老大哥林衍聰退役後,27歲的羅浩天就成為了隊中最具資歷的那位,但責任又成為另一份壓力,壓力又能逼使他繼續成長、擔起領軍的大旗嗎?

羅浩天(右)

「強差人意」,是劍隊總教練鄭兆康在亞錦賽後對佩劍隊的評價。的確,男、女隊個人賽走得最遠的只有十六強的林衍蕙,團體賽也分別只得第7及第6名,更是自1999年來首次沒有獎牌落袋。「當大家沒有感覺,一上場就像不知道發生甚麼事一樣,分數便像倒水般。」失落四強席位後,羅浩天坐在千葉港體育館外緩緩地回顧了男佩隊所發生的事。「『阿聰』在的話就能夠讓我們更加定,即使他自己打得不好也不會失控,盡量讓隊友感覺是可靠的,像是一支定海神針。」

林衍聰戰畢去年亞運後退役。(圖:體路資料庫)

無論打得好或不好也是一齊經歷,可說是因為有他(林衍聰),我才捱了這麼久。

曾經,香港3支男子劍擊隊中均擁有各自的代表人物,提起佩劍便會先想起林衍聰。然而「阿聰」戰畢去年雅加達亞運後正式掛劍,自此男佩就變得群龍無首、仍等待一個接班人。「有他一起出外比賽很開心的,大家會有種『打得差也無問題、再打過』的感覺。」羅浩天自加入劍隊以來,林衍聰這個大師兄就一直陪伴在側,經歷過兩屆亞運,還有年度的亞錦賽、世界盃以及世錦賽,也難怪他一說起這個名字,男兒淚就不其然流下來,「無論打得好或不好也是一齊經歷,可說是因為有他,我才捱了這麼久。這8年間有很多有心機練習的隊友沒甚麼突破,又或是因為與教練溝通得不好而離開,而他們每個人其實也是我留下來的原因。」

這一年來,佩劍隊正值多事之秋,除了有林衍聰退下火線,還有教練Sandor返回老家匈牙利。作為陣中最年長的劍手,羅浩天撐起男佩的心變得更熾熱,「我真的不想佩劍隊『冧』,就是因為見到有個危機就更想做些事。但不知是否因為有這個想法,令自己打起上來也多了雜念,打得沒以前那麼放⋯⋯」

羅浩天談起林衍聰時亦不禁落淚。

劍擊不單純是身體質素的比拼,還關乎心理戰術的處理。

潮流興談「初心」,要排除雜念或許也可以想想小時候習劍的初心。由小學開始,劍擊就與羅浩天結下不解緣,就算體驗過柔道、壁球抑或足球仍看不上眼,「其實當初真的純粹覺得好玩,加上以前玩柔道經常受傷,看起來劍擊的安全性就更高。」但更吸引他踏上劍道的當然不只是能「錫身」般簡單,還有當中的如下棋一般的心理博弈,「劍擊不單純是身體質素的比拼,還關乎心理戰術的處理。比賽之前就已經要計劃第一、二劍的打法,或許中間又會有變化,要先想想Plan B、Plan C,又要預測對手的打法,實在有趣。」

那時候有時會想,大家這麼辛苦練習是為了甚麼呢?如果不是亞青,我也可能說了再見。

小學畢業後,羅浩天便開始在體院接受訓練,同時由花劍手變成佩劍手。不過當時的教練卻要他由0開始重新練習,甚至在開首一年幾乎未曾執起佩劍、穿起劍服,「那陣子真的不明白的,但現在回想也知道教練的苦心,就是要打好根基。」努力果然會有成果,就在18歲前的3個月,羅浩天成為亞洲青少年冠軍,為他寫下留低的意義,也令他渴求更多。「那時候有時會想,大家這麼辛苦練習是為了甚麼呢?一個運動員沒有獎項的話很容易就會放棄,我也見證很多和我同期的隊友不斷離開。如果不是亞青,我也可能說了再見。」只是一個亞青冠軍,換來的又再是以年計的等待。

羅浩天在去屆亞運勇奪個人賽銅牌。(圖:體路資料庫)

「我之前轉過當全職運動員,但兩三年來沒有突破之餘,心態反而更差。因為全職就是如工作般朝9晚6地練習,失去了以往那種純粹喜歡劍擊的感覺。」羅浩天剛剛從香港浸會大學畢業,照道理應該是轉為全職運動員的好時機,但「感覺流」的他卻可能反其道而行,試試以兼職身份達到全職的訓練時間,只是當一個兼職運動員也需要有另一份兼職來維持生計,「我大半生都放在劍擊的練習和比賽,真的不知道不是運動員的話能夠做甚麼,要我上班的話可以找甚麼工作呢?」那麼這條劍擊路再走下去又可以如何找到出路?

男子佩劍隊:李澤峰、何思朗、陳智軒及羅浩天(左起)

我知道一背起這樣東西就會令我打得更緊張、很累很辛苦,像是一舊大石壓下來一樣,但當然我不是想逃避。

「我都很怕佩劍的名氣會愈來愈低,因為隊內的低迷士氣是一個大問題,會令年青一輩更灰,便更難有好成績。」自「阿聰」掛劍至今,作為隊中最年長劍手的羅浩天便肩負起擔大旗的責任,只是這壓力也並非能輕易應付。2019年至今男佩隊共出戰6站世界盃及大獎賽,羅浩天只曾在首爾及莫斯科大獎賽打入前64名,其餘的世界盃分站均在首階段已行人止步,「即使是一早知道『阿聰』會退下來,但我仍覺得自己未預備好。我知道一背起這樣東西就會令我打得更緊張、很累很辛苦,像是一舊大石壓下來一樣,但當然我不是想逃避。」

不逃避、不退縮,也是劍手自踏上劍道一刻之後的心態。即使面對一切的難關,因為很愛佩劍這個家,羅浩天也拼盡全力、不會任由它倒下。

圖、文:麥景智

image_pdfimage_print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