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訪】「這半年來都在想像,到底李慧詩每日的生活怎樣過,然後就嘗試複製全職的訓練模式。」與「牛下女車神」一樣,李浩璋(阿豆)亦是全職運動員,不過他與眾多非精英運動員一樣,掛住「全職」頭銜但實際是零收入,全靠一份熱誠去追夢,對於香港體壇也是屢見不鮮之事。若要為這個夢設下期限,亦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時間回溯至7年前,中六的「阿豆」在體育堂偶然地接觸巧固球,「當時只玩了3、4堂,覺得彈吓彈吓又幾好玩。」畢業後他升讀教大運動科學系,在師姐推介下成為首屆校隊的一員,入隊原因除了是興趣外,更重要的是發掘自己的主項,「每一位同學都有各自的主項,亦會入選不同校隊。我以前會打排球,但實力絕對未到大專級數,入到這科也是靠讀書成績。既然我有機會由零開始,同時玩新興運動的門檻又不高,覺得只要下苦功,自己都可以獨當一面。」

剛好校隊湊夠7人,達到出賽人數的基本要求,他們就以香港公開賽來測試實力。「阿豆」記不起當時的成績,只記得一場也沒有贏過,「除了巧固球,6位隊友亦是其他校隊成員。即使那次比賽全敗,可能他們都覺得沒所謂。但是我只得它,因此我比他們都相對投入,結果亦相對失望。」翌年隊友們陸續退隊,只剩下他一人。團體運動總不能孤身作戰,猶幸前港隊隊長蔡榮烈當時以大學新生身份加入校隊,「阿豆」才能夠繼續打球。半年的閉門訓練讓他實力躍升,亦萌生加入港隊的意向,「這半年都不覺得悶,反而怕進步太慢,假如下一年校隊要散班,就當這半年是為入港隊而努力。」結果「阿豆」在下學期找到新隊友參賽,教大男子隊則繼續發展至今。

與世錦賽緣盡那一刻,到底我應該為擺脱這種繃緊生活而興奮,還是為不能追夢而灰心?

「阿豆」的事業以至人生的分水嶺出現在去年,當時他已經加入港隊4年,正職是在賽馬會任職慈善事務主任,負責有關撥款審核的工作。每星期總有數天放工後,要從跑馬地飛奔天水圍應付訓練,「放工後只存在軀殼的,不只我一個,球隊內亦有來自各行各業的人,包括紀律部隊、老師等等,大家都想在工作和運動取平衡,但現實有很多因素逼你低頭。」

誰不想任性地為夢想奮鬥,但始終欠缺的是契機,或者是一份敢於冒險的勇氣。時至2018年6月的亞洲錦標賽,是港隊晉身今年世界錦標賽的唯一機會,要在中華台北及澳門等列強林立的亞洲區爭奪前四,明顯是背水一戰。「賽前跟隊友説笑,説『如果可以打世錦賽,即刻All in辭職一年打波!』一半是為了夢想,另一半是鼓勵隊友。」可惜事與願違,港隊未能躋身準決賽,只能與菲律賓爭奪第5名,最終港隊在雙加時下險勝對手,惟仍與世錦賽資格擦肩而過。

故事當然未完結,國際巧固球總會會長及台灣隊總教練方慎思在港隊完賽後前來祝賀,才令一眾隊員如夢初醒,原來第4名的馬來西亞早就以主辦國身份出戰世錦賽,讓第5名的港隊得以趕上「尾班車」。「知道事實那一刻,馬上又捲入理想和現實間的搏鬥,真的要辭職一年?『吔蕉咩?』」「阿豆」左思右想,認為每日消耗積蓄總不是辦法,於是將限期改為半年,亦以兼職輔警和教練扛起微薄收入,決心做個「找數真漢子」。後來他知道有數名隊友與自己抱相同想法,假如未能晉身世錦賽,便毅然退隊放棄。

相比其他運動,這件港隊隊衣雖然較容易得到,但你要付出的努力和態度要與所有項目同等,才能尊重香港運動員的身份。

「以前覺得喺心口掛個洋紫荊,就可以話俾人聽你係港隊,梗係威啦!」經歷5年來的大小比賽,讓他對於比賽態度迎來180度轉變,阿豆稱主要是洞悉「天外有天」,覺得自己的球技距離「最強」仍差一大截。在今年2月正式踏上全職路後,他在訓練以外的飲食及作息亦盡量跟足真正的「全職」,「專業運動員有不少人為他打點一切,任何事都有一套規律,即使我們欠缺這些配套,但不等於可以不自律。」另一方面,「阿豆」認為培育新血是推動香港巧固球的法則,因此亦與隊友擔任導師,在不同學校進行青年培訓,成為製造「後浪」的推手。

為香港巧固球發起眾籌

出國參賽自然離不開錢,為了減輕隊員的經濟壓力,「阿豆」與另一位隊友合作發起網上眾籌計劃,目標是7月26日前籌集30萬元,其中一半資金將用作港隊出戰8月世錦賽的半數支出,另一半則用作普及化和精英培訓,例如走進屋邨推廣及支持年輕梯隊培訓,「我們每年大概有一至兩個國際賽,每人支出由數千至一萬元不等。以前讀書靠獎學金和兼職收入才僅僅負擔到,所以很體會到學生的壓力,希望盡一點力減輕大家的包袱。」

目前香港巧固球隊成功眾籌得9萬港元經費,但距離30萬的成本還未達到3分1的成績。香港巧固球隊一行共 27人,世錦賽的旅費及比賽費每人大約需要約港幣 $9,100。即使眾籌結果如何,「阿豆」仍說:「絕對不後悔辭職的決定,我也不是放棄這半年的時間,就當是嘗試做個project。」一方面是一個關於世錦賽的Project,一方面也是香港人撐自己人追夢的故事。如有興趣支持香港巧固球隊,請按以下眾籌網站連結

圖、文:李子正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