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球・專訪】當本土黑馬蛻變成亞洲頂尖 葉梓豐的第二階段「成人禮」



【體路專訪】如足球世界盃、奧運會及亞洲運動會等大型比賽均為4年舉辦一次,4年對體育界而言可算是一個循環。4年間可以見證體壇換血,一代新人勝舊人,或許看見過往的小將變得成熟,又或者是老將的風采依舊,老而彌堅。至於對25歲的壁球運動員葉梓豐而言,隨著從仁川亞運到雅加達亞運的一個4年循環結束,他以一面亞運團體銀牌以及亞洲錦標賽個人銅牌宣告,運動員生涯正式放下「小將」的名銜,踏入稱為「成熟」的另一個階段。

「那個時候比較懵懂一點吧。」葉梓豐笑著說起2014年仁川亞運會,那年21歲的他首次出戰亞運,與李浩賢、歐鎮銘及鄧銘漮合力奪得男子團體銅牌,正式結束一個亞運的4年週期。「葉梓」說那時懵懂,全因20出頭的他剛轉為全職運動員,可說是運動員生涯另一階段的起步,所有事情都是一種全新的摸索。

脫下眼罩 第一個成人禮

2012年「葉梓」預科畢業,升讀香港城市大學商學院,翌年轉為全職運動員、半職學生,正式告別青少年階段。壁球賽事規定19歲以下球員必須配戴保護眼罩,伴隨「葉梓」踏入成年比賽的除了脫下眼罩,還有全新的責任、打法及比賽模式。「青少年時外出打比賽,教練會給予所有指引,成年後雖然教練及體育學院仍會為你安排事務,但有時比賽未必有教練隨隊,我成年後第一次出國比賽就只能與隊友兩個人互相依靠。」青年時期對手年紀相若,正式步入成年時,對手的年齡可以有很大差別,「葉梓」說:「你只得20歲,但可能會碰上30歲的對手,不能再用過往的打法應對,起初邏輯上有一點混淆,花了近1年時間才開始慢慢掌握打法及比賽的戰術。」

這亦解釋了為何他以懵懂來形容出戰仁川亞運時的自己,因為一切重新適應、重新學習,「葉梓」尚未建立到屬於自己的打球模型(Model),就像商科的經濟學有供求模型一樣,他在打球上也需要這樣的一個Model,一個能夠解釋現況及應對的理論。他一邊模索,一邊挑戰世界各地不同的職業球員,然後慢慢創造出這個屬於自己的Model。不過在仁川亞運時這個Model顯然還未成熟,「葉梓」說:「那時候會覺得亞運是十分重要的比賽,但有種感覺是『來到就盡力打吧』,抱著挑戰、想贏的心態上場,沒有想得太多。」

蛻變的4年週期

運動路上沒有有一晚長大這回事,但經過仁川亞運這大型比賽的洗禮,「葉梓」亦確實在進步。他以樓梯作比喻,沒有一步登天這回事,但每次比賽就像累積多一級階級,慢慢建立自己的信心。對他而言最重要的一級在2015年的香港公開賽疊起來,那年「葉梓」從外圍賽過關斬將殺入正賽圈,然後激戰63分鐘以3:2險勝當時世界排名比自己高27位的英國李察斯,憑這場「代表作」成為本地首位打進香港公開賽第二圈的男子球手。那日獲勝的畫面,「葉梓」仍歷歷在目:「我自小已在香港公開賽當球童,坐在樓梯看別人打比賽,或在休息時拾球及抹牆,那時候覺得打這種高水平比賽是很遙遠的事。到之後青年時以本地球員身份打外圍賽,然後晉級主賽圈,再在主場觀眾前贏得那場比賽,感受特別深刻,第一次覺得,原來自己能夠做得到。」

做到一次可以是僥倖,做到第二次,應該就不是單純幸運使然。「葉梓」在2016年的香港公開賽以外卡身份直接出戰主賽圈,首輪碰上時為世界第5的哥倫比亞盧狄高斯,他最終在主場的玻璃場中以3:2炮製另一個冷門賽果,連續兩年晉級主賽圈次圈,同樣留下深刻經歷:「走在壁球這條路上,有時候你會質疑自己,但這兩年的香港公開賽正正確認我能夠做得到,不是說一定做得到,但事實證明,不會做不到。那時累積了信心,面對其他對手也開始覺得有得打。」當時以Underdog(黑馬)來形容自己的「葉梓」,偶爾爆冷擊退前列球手,也贏過世界大學生錦標賽冠軍。

葉梓豐在2016年香港公開賽首輪爆冷3:2擊敗世界排名第5的盧狄高斯,亦是首次擊敗排名頂尖的世界級球手(圖:體路資料庫)

連續兩年在香港公開賽贏得深刻的比賽後,「葉梓」也試過主場在外圍賽惜負止步,雖然自覺有所進步,但贏得了高排名球手,同時也有機會輸給排名較自己低的選手,令他開始明白一些法則:「其實每個球手實力都好接近,你不一定會輸,打得好就能夠贏;如果打得好都贏不了,那就是對手更值得贏這場比賽。比起只執著於勝負,更重要是打出應有的水準。」因此要贏得比賽,就要不斷提升自己的水準,但對漸漸走過Underdog這個階段的「葉梓」而言又並非易事:「一開始要進步、排名上升很容易,但不會有人永遠都上升,條Curve(曲線)會漸漸變得平坦,然後只會一點一點地提升。」這位商科畢業生用手在空中比畫出一條急促上升,然後逐漸變得水平的曲線,「我現在就在這個位置,要從不同人身上學習,然後再找方法提升自己。」

告別「黑馬」時代 第二個成人禮

按「葉梓」比擬的這條曲線,從2014年到2018年這4年週期像是在上斜坡,現在卻是在較為平坦的路上前進,意味著他的職業壁球路已步入下一個階段,不再只是當一隻衝擊別人的「黑馬」,倒像去年香港公開賽第二圈3:2險勝排名較自己低的球手後所言:「過往是Underdog的身份,現在定位不同了,也進步了,是要做自己該做的事情、贏該贏的比賽。」

從去年8月到今年5月,「葉梓」經歷一個漫長的賽季,以一面亞運團體銀牌開始,然後一塊亞洲錦標賽個人銅牌作結,過程中亦贏得世界大學生錦標賽銀牌,世界排名最高試過升上21位。除了世大未能衛冕外,其他成績都可說是「葉梓」生涯的突破,排名他相對看得較輕,亞錦賽獎牌意義倒是較深刻,他說:「雖然四強賽表現差一點,但贏得獎牌仍然開心,始終第一次得獎的感受較深刻,可算是壁球路上的一個肯定、里程碑。」今年多項比賽都與金牌擦身而過,「葉梓」坦言感到可惜,但亦未有只停留在失落:「正面一點去想,是自己的實力和成績已經提升到另一個水平,希望下次能夠在頒獎台上再站高一、兩級吧!」

隨著仁川亞運到雅加達亞運的4年週期劃上句號,另一個以2022年杭州亞運為目標的4年週期隨即展開。上一個4年「葉梓」從黑馬變成亞洲前列球手,緊接的4年又有甚麼目標?「『老套』一點講,我也不知道這3年間會有怎樣的變化,但以我的經驗,自己在第一屆亞運到第二屆之間會有所成長。所以這次我期望自己心態能更成熟,希望可以建立自己打球的模式及戰術,然後能夠穩定地執行出來。」每位球手都擁有自己的一套比賽模式與戰術,差別在於層次,現在「葉梓」追求的正是要穩定打出亞洲前列的水平,然後把之提升至世界級數。

著名埃及球手Ramy Ashour在賽季中途宣佈退役,馬來西亞女將妮高(Nicol David)、英國的Laura Massaro及Jenny Duncalf等世界級球手亦在賽季後掛拍,媒體形容為「一個時代的終結」。球壇新舊交替,另一個時代隨即開始,未知「葉梓」又能否在這4年週期中躍進,然後在新時代中佔一席位?

葉梓豐小檔案
出生日期:1993年9月19日(25歲)
畢業學校:聖若瑟書院、香港城市大學
最高世界排名:21
過往成績:
2019 亞錦賽個人銅牌
2018 世界大學生錦標賽個人銀牌、團體銅牌
2018 雅加達亞運男子團體銀牌
2018 澳門壁球公開(50K)賽冠軍
2017 世界團體錦標賽銅牌
2016 世界大學生錦標賽個人金牌、團體銀牌
2014 仁川亞運男子團體銅牌

圖、文:何子淵

image_pdfimage_print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