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訪】曾經有傳媒稱他為「傷追人」,如今大家都改口叫他「最佳後衛」;曾經他幾乎放棄足球生涯,如今他已磨拳擦掌預備首次為港隊上陣。告別7年前兩次斷掉十字韌帶的那段黑暗日子,馮慶燁今季在和富大埔找到自己的最佳狀態,不止要追回之前白過的那數年,還要衝出香港這個彈丸之地,為自己的故事寫下新一章回饋香港足球。

「傷患」這二字,自馮慶燁初登職業舞台以來就像與他劃上了等號。2012年3月31日,當時香港的頂級聯賽仍然是「甲組聯賽」,效力深水埗的馮慶燁在比賽中的一次攔截受傷退下火線。雖然左膝賽後立刻腫脹,但19歲的他還以為這傷勢可以靠短暫的休息痊癒。然而要發生的始終會發生, 23日後的一次球會操練,他左膝的前十字韌帶第一次撕裂,「那時的我從沒想過踢波也弄到要做手術,看過醫生後知道手術費都要數萬元,所有事都來得太突然,很徬徨、很震驚。」終於延至6月,馮慶燁動過手術預備踏上康復之路,只是天意總愛弄人,他這條路似乎注定並不易行。

兩次手術的疤痕仍留在馮慶燁的左膝上。

老實說香港足球又不是特別叻、足球員地位又並非很高、待遇前途也不是特別好⋯⋯

「那時我對自己說『每個足球員都會經歷受傷的』,心中就只想盡快復出。但最難應付的是當你很用心訓練預備上陣,卻再次受傷的那一次挫折。」同年年尾,已隨一班兄弟轉投橫濱FC(香港)的馮慶燁再次受到重創,同樣是球會操練,同樣是左膝十字韌帶,這次受傷不止是肉體上的恢復更加漫長,心靈的創傷也是更深。「其實很難去形容那種失落,總之就是當你很用心去做一件事,最尾卻又是做不到的感覺,更何況嚴重傷患對運動員的影響真的很大。」

這個二次受創令馮慶燁在隨後一季沒有與球會簽約,除了讓他的一切復康工作也要靠自己外,更在他心中掀起自我懷疑的念頭,「老實說香港足球又不是特別叻、足球員地位又並非很高、待遇前途也不是特別好,所以我也問了自己很多問題,究竟人生應該如何走下去、應否繼續當足球員等等。」幸好,馮慶燁的故事並未因那條斷了兩次的十字韌帶而寫上句號,休息近一年半後正式復出。

馮慶燁在上月的聯賽煞科戰以左腳射入在大埔3年的第3個入球。(香港足總圖片)

我知道自己錯過了很多,因為我蝕了差不多3年去做康復。如果我沒有這些傷患,我認為自己已經不止是這個層次⋯⋯

不過,復出並不代表甚麼,馮慶燁已因這兩次傷患而落後一班同輩球員。黃威、陳肇鈞及梁冠聰等紛紛當選過「最佳年青球員」,就連比他小4歲、05年曾一起到英格蘭紐卡素受訓的陳俊樂都在他復出那年當上大港腳,但馮慶燁連球會正選也未算穩佔一席位,「我知道自己錯過了很多,因為我蝕了差不多3年去做康復。如果我沒有這些傷患,我認為自己已經不止在這個層次,但這就是人生,我也慶幸自己沒有放棄。」也因為受過傷,明白一次意外足以令所有努力化為烏有,現在的他除了更享受在場上的分秒外,場外對自己的要求也更嚴格,以免因休息不足而增加受傷的風險。

重回賽場的馮慶燁努力爭取上陣機會,也曾替香港飛馬連贏兩項盃賽,但真正談得上是主力身份的則是16至17球季在大埔的那一年。該季大埔昂首殺入菁英盃決賽,正當他滿心期待在最終戰倒戈飛馬,命運之神卻又再次開了一個玩笑:在賽前數日的操練被隊友撞傷而只能退任後備。「原本是很圓滿的一季,踢得多、又入了兩球、菁英盃亦差不多踢足了。當下我也有問蒼天為何這樣對我,真的不明白。」結果大埔加時反勝飛馬,馮慶燁卻連後備上陣的機會也沒有。雖然賽後他也在草地與隊友狂歡,但別人看不到的是他心中的失落,「那一晚我自己去了尖沙咀海傍,就坐在觀光天橋上思考了很多問題,直至現在我也經常提醒自己當時有多傷心。」

李志堅兒子李敖男、李嘉耀、李志堅、陳肇鈞、黃威、李家豪、馮慶燁及梁冠聰(左起)(圖:體路資料庫)

終於在剛過去的一季,「傷心」 一詞在馮慶燁的字典再也沒有出現。聯賽幾乎全勤、出戰亞洲賽、入選「最佳11人」及大港腳名單,通通在這9個月內達成。但對他來說最深刻的還是首次捧起聯賽冠軍的一刻,「很辛苦但很開心,因為見到自己有進步又能應付到頻密的賽程,加上今年再次是『兄弟班』上陣。」「堅家軍」,是球圈對一眾李志堅麾下子弟兵的稱號,而其中一個從出道至今一直追隨「堅Sir」正是馮慶燁,「是他帶我進入職業足球、令我更認識自己、再發揮得更好,他是一個很了解我的教練,當年也叫我不要放棄學業。」

以一個圓滿的結局讓大家離開也是一件好事,至少不是輸了才走,但我覺得我們還有機會合作的,相信港隊會是我們再聚的地方。

黃威、李嘉耀、梁冠聰、馮慶燁,再加上「回家」的陳肇鈞及李家豪,大埔這季一共擁有6名「堅家軍」成員,「能夠見到兄弟們都回來了,大家互相鞭策也令每人都發揮得很好。想當年我第2次受傷後,便是肇鈞和家豪練球後車我回家的,7年後的今天就一起贏冠軍,那份喜悅也不用解釋了吧。」然而這個《少林足球》式的師兄弟回歸畫面,來季大有機會不復再。不單是梁冠聰、陳肇鈞及黃威屢傳離隊,就連「堅Sir」也未曾確認去向,「以一個圓滿的結局讓大家離開也是一件好事,至少不是輸了才走,但我覺得我們還有機會合作的,相信港隊會是我們再聚的地方。」那他自己呢?「未知道,現時的目標只放在港隊中,期待與新教練的合作。」

6月11日有機會見到馮慶燁披上這件紅色戰衣嗎?

麥柏倫新官上任的首份初選名單,大刀闊斧召入包括馮慶燁的8名「新丁」,有機會一同在11日對中華台北的友誼賽上演「處子戰」。「教練團以前曾經叫我先踢B隊再慢慢提升上去,但我覺得不太合理,因為表現好的話就直接踢A級賽吧。但這些都過去了,今次能夠入選的確值得開心,因為有第一次才有第二次,而第一次永遠都是最難的。」如果得到麥柏倫的青睞是專業認可,那當選「最佳後衛」或許就是得到球迷、傳媒、同業等的肯定。

「會覺得這個獎來得遲嗎?」我問道。「我不會用遲來形容,因為今季的確是適合的時機,而我從來也不覺得這個獎是容易拿的。」訪問那天是頒獎禮的一星期後,馮慶燁說這幾天在街上有途人認出自己,又聽聞有教練以自己的故事鼓勵小朋友,在他而言是榮譽也是一種鼓舞,「人是需要有希望的,我不知道這故事影響有多大,但我相信對很多人都有不同意義,而我亦很開心做到有意義的事。」得獎當日馮慶燁無論在台上還是台下也哽咽落淚,如今情緒平復下來卻坦言要慢慢享受獎項的餘韻:「或許它會令我有更多機會,至少CV上也寫著『年度最佳後衛』,所以可能到十年、廿年後再回看才覺得意義更大,就像品酒一樣放得愈久愈好。」

我見到很多年青球員都不太努力,或許是覺得教練沒給機會吧?但為甚麼不自己加操呢?專業的確很難用加操多少來形容,但有時從言談間和態度也看得出他們的鬥心。

獎項也許可以享受餘韻,但有些事就必定要抓緊當下去做。頒獎禮後的「專業論」言猶在耳,馮慶燁再次強調「professionalism」對香港足球的重要性,「專業不單是口說,福田健二、費蘭度等這幾年認識的外援心態和本地球員差很遠,訓練態度、日常飲食、備戰和處理壓力的方法等都很值得我們學習。」全因如此,他對自己要求極高,凡是影響身體和表現的事都盡量避免,為的就是要把握時間好好裝備自己。惟在馮慶燁眼中,只有他一人努力並不足以推動香港足球進步,後輩的拼勁亦同樣重要,「我見到很多年青球員都不太努力,或許是覺得教練沒給機會吧?但為甚麼不自己加操呢?專業的確很難用加操多少來形容,但有時從言談間和態度也看得出他們的鬥心。」(相關報道【足球明星選舉】經歷重傷首膺最佳後衛 馮慶燁:連我也沒放棄,其他人更沒藉口不努力

機會多寡,有時也取決於自己的目光放得有多遠。「現在有些人只將目光放在本地,覺得在香港踢得不錯就足夠,大家只在『圍威喂』就失去做好的決心。」已經26歲的馮慶燁也早已將足球生涯的下一站放在香港以外的地方,不論日本也好、中國亦可、東南亞也罷,他只等著一個學習更多的機會,「雖然我因為受傷而肌力有少許不平衡,但我知道自己的心態和身體也準備好吸收更多知識,消化過後再回饋香港足球。」機會從來都要自己爭取,他亦不諱言聯絡過相關人士,希望盡快收到好消息。

「很想多謝女朋友。」馮慶燁說他的足球路上有很多人要感謝,包括「堅Sir」、中醫師莫京、物理治療師Oscar等等,但最重要的其中一位還是陪伴他近5年的Jenny,「因為是在我受傷期間認識她,所以我相信是上天賜給我的禮物。她不單在我最失意時鼓勵我,更和我一起計劃前路怎行,沒有她的話未必能堅持至今。」(圖:體路資料庫)

「雖然爸媽經常擔心我,我知道他們心底是支持兒子做自己喜愛的事,也很開心捱過了最黑暗的日子,但我相信最好的還未來。」由當年那個因免卻父母擔心而淡化韌帶傷情的小伙子,到現在當上了「年度最佳」、正追求心中「最好」的鐵衛。縱使深知外流會不捨家人女友,他亦明白當運動員要懂得取捨,就如陳蕾的《告別昨天》的幾句歌詞一樣,「明天無論終點怎上演,也記緊好好過活每天,與昨天的我講再見。再痛或再傷,無人能代我繪製快樂圖章,凝望天邊太陽找到了這生方向。」其實路有時迂迴一丁點,也沒有甚麼不理想。

圖、文:麥景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