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訪】俞雅欣在亞洲田徑錦標賽奪銅翌日(相關報道:港隊開齋!俞雅欣跳遠6米15摘銅:望轉全職更上一層樓,剛好是《復仇者聯盟4》在香港上映的日子。這位身為「漫威迷」的跳遠港將,從卡塔爾返港後甚至連家也不回,直接就在機場完成她那「未完成的任務」,「因為在多哈真的沒有時間看啊!」。戲內的角色每個均是擁超能力的英雄歹角,戲外的俞雅欣卻只有每週花上20小時訓練,才能煉成4破香港紀錄及亞錦賽銅牌的技術。《復仇者》的這個階段隨著「終局之戰」暫告一段落,但俞雅欣才剛跳進一個新方向,為的就是令自己變得更高、更遠、更快。

「唔癲唔會去跳遠啦!」本月初俞雅欣在香港田徑錦標賽跳出6米26(相關報道:俞雅欣一年四破香港女子跳遠紀錄 ,自去年9月起第4度刷新女子跳遠的香港紀錄後,筆者在WhatsApp跟她說了一句「很癲」,她連忙答謝後回覆了這句。「會選擇跳遠做專項的女仔都是『癲癲哋』。」一個星期後終於在體院田徑場再遇,可以向她請教究竟有多「癲」才會去跳遠。「因為跳遠對女孩子而言真的不算受歡迎,污糟、動作又沒跳高般好看,加上說實話,徑項的關注度一定多很多。」

在香港以跳遠作主項的女運動員不多,較為人熟悉的除了她之外,或許就是謝孟芝、陳家倩和汪曉茵等。在俞雅欣的眼裡,這些跳遠路的對手和同伴全都和她一樣是癲的,「謝孟芝到了這個年齡(37歲)還繼續跳;剛剛跳到6米正的汪曉茵上一次個人最佳(5米91)已經是12年前,隔了12年沒有PB還繼續跳,不是很癲嗎?」那她自己又有多癲呢?「這麼遲才轉跳遠為專項已經夠癲了吧?」

跳遠對女孩子而言真的不算受歡迎,污糟、動作又沒跳高般好看,加上說實話,徑項的關注度一定多很多。

3年前,俞雅欣剛剛考畢DSE預備由德望中學畢業。就在那段學業的空窗期,她作了運動員生涯中一個最重要的決定,由短跑的跑道躍進旁邊的沙池。「其實那時候不論在跑步還是跳遠都樽頸了2、3年,碰巧中六的學界跳到5米58、校運會更有5米92,便覺得在校運會亂跳也有這個成績,似乎在跳遠有發展潛力,可以挑戰一下青年紀錄(6米正)。」當別人都是早早認定自己的主項,俞雅欣卻在成人禮的一年才認真練習跳遠,而且在這3年來不斷有突破,「癲」得她自己也有點難以相信。

「其實我以前真的很不喜歡跳遠,甚至會為了不練習連學也不上。」俞雅欣的中學母校德望雖未算在學界田徑獨霸一方,但江山代有人才出,練習也絕對一絲不苟。還未畢業的她當年每星期有5日都要訓練短跑,另加1日練跳遠,「做中學生就覺得很多呀!」日復日、年復年,終於等到了只練後者的一天,亦慢慢享受到跳的樂趣,「短跑很大壓力,因為絕大部分都是一槍定生死,但跳遠至少有3跳,即使偶爾失手也會有補救機會。」只是別以為當跳遠運動員就沒有壓力,比賽時的心理較量也不比其他項目少,「當你只剩一跳而對手又超越了你,就會愈想做好,但卻又愈容易出錯。偏偏我是很易緊張的人,所以一定要很堅定、很集中才能做到好成績。」

其實我以前真的很不喜歡跳遠,甚至會為了不練習連學也不上。

俞雅欣就這樣漸漸愛上了跳遠。雖說做事要成功,沒有愛是萬萬不能,但單靠愛其實也並非萬能。轉項2年,她的成績一直未見突破,2017年的最佳成績也只是5米82,更遑論要挑戰6米06的香港紀錄。終於踏入了2018年後,她躍過了6米的關口,卻又與港績這麼近那麼遠。「當時就與紀錄差1厘米,所以Animo(教練陳慧賢)及總教練Anthony就建議我減肥,因為他們覺得減到肥就不會破不到紀錄。」

減肥 vs 「譚仔」

對一個饞嘴的女孩子來說,減肥最辛苦的並不單單是「無啖好食」,而是與心愛的食物相遇卻又不能將它們放進肚子的折磨,「因為食得清淡但又不可以不夠,例如我平常食『譚仔』的話會叫麻辣、魚腐等等,但一減肥就要食清湯、雞肉和金菇。金菇其實還好,但清湯真的很辛苦!」這個清湯之旅由5月開始,原先是無止境的走下去。終於到9月22日,俞雅欣在灣仔運動場跳出6米19、一個比舊紀錄遠13厘米的距離,「那時不斷靠破紀錄的意志催眠自己,做到之後的第一餐再到『譚仔』可以食回麻辣,勁開心。」這場與脂肪的大戰亦隨著這一跳,而可以稍稍休戰。

那時不斷靠破紀錄的意志催眠自己,做到之後的第一餐再到『譚仔』可以食回麻辣,勁開心。

俞雅欣8個月內4度打破香港紀錄,最新一次已將港績推前至6米26。(圖:香港業餘田徑總會)

「始終是一個渴望很久的目標,現在終於都達到了,感覺比任何東西都來得興奮。」在237日內,俞雅欣4度推前女子跳遠的香港紀錄,由6米06到6米19,再到6米22、6米23、6米26,進步幅度之大也非一般人能做到。「跳遠就算差1厘米都很遠,所以以往會覺得6米06是很遙遠的事。況且這個距離放在世界水平都不是太低,以香港的成績來說,能在世界排名有超過1000分已經算高水平了。」翻查國際田聯的世界排名榜,6米06的得分大約徘徊於1012至1015,而俞雅欣所保持的港績則有1057分。聽到她說這句,筆者也不禁問道:「所以你也是高水平了啊?」她面帶少許尷尬地說:「也可以這樣說吧,但當然還有很多進步空間,不過與最高水平相差的也是一個可以追趕的距離。」

正正是因為是一個可追趕的距離,俞雅欣在亞錦賽摘下銅牌後便作了一個極為大膽的決定:轉全職。(相關報道:【田徑】挾亞錦賽銅牌凱旋 俞雅欣轉全職望再突破:世大運要跳6米3文首說過,香港的女子跳遠運動員寥寥可數,全職的數目更是零。作出零的突破,又是一個「癲」的決定嗎?「其實都『癲癲地』。」她笑了笑。「很多人會覺得做運動員會沒甚麼前途和『錢』途,但我覺得做全職就一定要趁年輕,有些事是你不現在做就沒機會。」

俞雅欣是中文大學食物及營養科學系的3年級生,過去兩年多一直過著上課、練習、做功課、溫書的生活,但單計練習已經日花4小時,每當學期尾更是跌進地獄一樣,「又多功課又有考試,很多死線都在那段時間,但練完習卻又沒可能捱夜,因為真的很睏。所以是一有空閒時間有多少做多少,完全沒可能做『Deadline Fighter』。」這刻的俞雅欣還未正式成為全職運動員,因為申請程序總需要一點耐性。或許確定的那一天,她已經成為中大4年級生,但遲到也總好過沒來,「轉了全職就能減少上堂時間,會令休息時間更充裕,始終休息對運動員來說非常重要。」

很多人會覺得做運動員會沒甚麼前途和『錢』途,但我覺得做全職就一定要趁年輕,有些事是你不現在做就沒機會。

俞雅欣形容父母(左一及右二)的支持是無限量,亦不會擔心她轉全職後前途, 「他們很支持我去做想做的事,每次有關於我成績的新聞都會貼到Facebook啊!」

田徑在香港眾多的運動項目當中成績談不上最好,但3年前也有陳銘泰和姚潔貞2名港將亮相去屆里約奧運,證明水準也慢慢與世界接軌,「的確可能大部分都沒太多機會參加世界性賽事,但我相信香港運動員是有可能做到的,只是或許要花更多心力。」所以俞雅欣的這條全職路的目的地也是奧運嗎?「去到與否還有很多變數,但這一定是我的終極目標。」她的世界排名暫並列101位,PB與奧運的參賽標準也有逾半米距離,要成為32個東京奧運跳遠代表似乎有點遙不可及,「女子跳遠的黃金期是26至30歲,到2024巴黎奧運時的技術會較成熟和穩定,所以我想巴黎的機會應該會比東京大吧?」21歲的她還笑說,這個歲數在跳遠仍只是小朋友。

去到(奧運)與否還有很多變數,但這一定是我的終極目標。

《復仇者》當中,這位小朋友最愛的是「鐵甲奇俠」,「因為他不像其他角色般墨守成規,而且你看看他會肯突然挺身而出、犧牲自己已經是『癲癲地』。」不墨守成規,亦是俞雅欣轉跳遠、轉全職的印證。由短跑到跳遠、由學生到全職運動員、由寂寂無名到亞洲第3,俞雅欣走的正是她心中那條沒有極限的路。雖然說不上離經叛道,但一個個另創新格的決定也令她不止像「鐵甲奇俠」一樣,還要似「Captain Marvel」一般跳得更高、更遠、更快。

圖、文:麥景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