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28-candycheng01

去年中我轉當了全職運動員,有了體院支援,無論體能、技術方面也有提升。這年頭才過了三個月,我們女隊已去了兩個「極地」集訓,是「極熱」的澳洲和「極冷」的日本。

我們在澳洲參加了一個堪稱全世界最熱的七欖比賽,氣溫有40多度。這次有體院科學部門的幫忙,派了運動科學人員隨隊,要在比賽期間了解在高溫環境下我們身體有何轉變,以便日後定出針對策略幫助我們復原。運動科學人員帶了一種藥丸給我們吃,藥丸兩天內會停留在體內,他們能用儀器感應藥丸,便會知道我們體內溫度,我有成38度多,都幾熱。我更首次戴著心跳計去比賽,部分球員要抽血檢查身體回復情況,又會在練習前後磅體重,了解身體水份流失程度,這是我出賽以來最科學的一次。

20140328-candycheng02

第一天在澳洲很難適應,天氣很反常,那裡沒有絕對晴天,又沒有絕對雨天,記得首天練習時非常熱,感覺被蒸熟,練習完結前五分鐘,全身像沖完涼倒水般,但轉眼卻突然下起大雨,氣溫急降,好冷,第一天就要經歷好熱到好凍。

20140328-candycheng03

兩周前,我們去了「極冷」地方,氣溫只有一度的日本熊谷市,跟日本隊打友賽,那裡明明天氣晴朗卻超級大風,感覺很冷。在澳洲不用太多熱身,在這裡就相反,教練未叫熱身,我們已自動自覺做熱身。在日本,兩天內打了九場比賽,教練Anna Richards特別試用了多個陣式,讓我們球員有機會試打不同位置,希望發掘我們未知的可能性,也是為了明日開戰的香港七欖。

自七欖成為精英項目以後,訓練強度和密度也有增加,特別是對球員針對性的訓練,會因應球員個別不足去安排訓練。以前未當全職運動員自己有工作,每次只會去練習和做gym,根本沒時間想如何讓身體回復,現在轉當全職運動員,訓練完可以浸冷熱水,又有按摩師、物理治療師,他們教我們一些自己能做的復原治療,對小傷小病幫助很大,那就不用「積勞成疾」。

20140328-candycheng05

我們的新教練Anna Richards,可能是女教練緣故,以前亦打欖球,感覺她很細心,執教女隊才十個星期,她已經很了解我們的性格、打欖球時的狀況,能明確清晰去叫我們做每項訓練,自己甚至整隊人表現也有提升。Anna性格幽默,是積極正面的人,有時我們看賽後影片分析,自覺做得不太好的地方,她卻會說「做得非常好!」傳球做得不好,她又會說:「如果傳球再準些,那就完美!」是說話上的技巧,為我們提供正能量,幫助我們建立信心,讓我們放膽將練習學到的技巧運用在比賽上,這方法很奏效,希望明天的七欖賽我們能有好表現,展示我們多月來的訓練成果。

20140328-candycheng04

題外話:球隊經理在日本找到一間賣球靴專門店,令我們極之瘋狂!因為很多隊友都是細腳,在香港難找到合尺寸球靴,那間店簡直是我們的天堂,尺碼齊全,款式又多,即使貴版球靴也只賣幾百港元,香港買就要幾千元,失控的我們逗留一小時,每人最少購入兩對鞋,有人更買三對,收穫豐富,超級開心。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