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籃球・專訪】四年台灣行千錘百鍊 吳松峻學成返港煉「頑固」金身



 

【體路專訪】開始跟東方龍獅球員吳松峻熟稔,是一次跟他在instagram的交談,那是他到台灣讀書的第四年。那次對話中,他向我推薦了五月天的一首歌「頑固」,又叮囑我留意歌詞。歌詞道出的正是他在台灣打籃球的寫照,四年來跌過、痛過、哭過,今天收起眼淚後,心底仍是當初那個頑固的自己,對籃球有著執念的吳松峻。

「只要捱落去,總有一日會有機會。」這話是吳松峻對四年台灣生活的總結。

由他踏入文化大學的一刻開始,注定為他的籃球路添上不平凡。座落陽明山上的文化大學,冬天特別寒冷,夏天則比山下更炎熱。對吳松峻來說,這裡是給他歷練的地方:「學校球場沒有木板地,是硬地,冬天時球場特別凍,要穿羽絨熱身 ,熱到流汗才逐件脫下,但到夏天球場十分悶熱,甚至透不過氣,熱到脫多少件都不夠,要不穿衣服去練波。」

今年是吳松峻最後一年披上文化大學的球衣。
回想初到台灣的日子,吳松峻笑言:「我連點餐都不會。」

四年前毅然放棄香港理工大學的學位,隻身到台灣讀書,只為一個信念:「我覺得自己打波到了一個樽頸位,剛好有機會,想試試到台灣會否有更好發展。」但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出發前一個月,在街場一次走籃,導致腳腕脫臼,必須帶著傷患和拐杖赴台。人生地不熟,陌生的語言,沒有朋友的日子,吳松峻首次有放棄念頭:「復操後忍著腳痛練波,腳腕無法發力,每天跟他(林秉聖,文化大學籃球隊球員)1 on 1都被他ankle break,天天都倒地,有一晚就打給阿堯(黃律堯)哭著跟他說,我來這裡根本是浪費時間,我想回香港。」

大一尾每晚都懊惱著來台灣這個決定是否正確,吳松峻想逃避,想逃回有朋友、有家人的香港。「一天一天你,是否還相信,活在你心深處那頑固自己」是五月天的歌漸漸平復了吳松峻心情,還有好友林秉聖,帶他走出低谷。

「表現不好時,他捉我去射波加操,多次我想放棄時,看到他的堅持和自律,令我也學會不要放棄。」林秉聖是吳松峻的良師益友。「那時剛好球隊換了新教練,球隊分開兩批練習,我被安排在不被留意的一邊,每天就是不停上籃和防守,教練根本不會留意。有一晚我在宿舍跟他(林秉聖)說,我每天都不知道自己在練什麼,教練也不會看,他竟然立刻幫我傳短訊向教練推薦我,第二天友誼賽我就有了上場機會。」

林秉聖(右)是吳松峻在台灣的最重要朋友。

不單止籃球技術,林秉聖的做人態度,每一件生活小事都影響著吳松峻。這兩人四年來互相扶持,在台灣大專籃球賽組成「松秉連線」,一個傳一個射是多年來培養出來的默契。

 

場內場外二人都默契十足。

 

比賽後來到餐廳,兩人還是即時翻看比賽錄影,無時無刻都是籃球。

四年在台灣的經歷,讓吳松峻在各方面都有成長,除了籃球技術,普通話也大躍進,個人心態也變得獨立、成熟:「不要期待別人一定會給予你機會,很多事情要自己爭取,只要你有目標,就要自己去努力。以我做例子,我很喜歡打籃球,現在每天都正在學習,如何去享受與『最愛』相處的時光,現在的我每天都保持對籃球的熱愛。」在今季本地籃球賽事,球迷大概會發現吳松峻的防守提升到更高層次。

四年的旅台生活,吳松峻帶著滿滿的感恩和回憶返港。

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執著的人和事,「有什麼是你永遠不放棄?」對吳松峻來說,籃球就是他無法捨棄的事。 終於要離開生活了四年的地方,沒有哭泣的別離,但卻有永固的友誼,因為他與林秉聖已經約定,有一天他們會在國際賽場上相遇,到時二人不再是隊友,將會是對手。對著一眾文化大學的隊友和教練,吳松峻懷著感恩的心,因為是台灣和文化大學這個地方,令他帶著滿滿的「寶藏」回家。

文、圖:王藝霖

image_pdfimage_print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