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訪】曾經是香港奧運代表、那年自創的「踏板前空翻一百八十度轉體上木」以自己名字命名,之後卻因嚴重傷患連續兩次缺席大賽。左膝能受傷的組織幾乎都「無一倖免」,但依然一次又一次再踏上平衡木、用雙手雙腿劃出一個又一個完美曲線,黃曉盈(Angel)是如何成為一位打不死的天使?

時空回到3年多前的日本廣島,當時28歲的Angel正努力為亞錦賽奮鬥,更重要的是一年後的那張里約奧運入場券。正當所有備戰工作如火如荼之際,一次看似平凡的高低槓動作卻帶來改變了她一生的意外,「我當時全部生活就是為了奧運,受傷之後整個人就像散掉了一樣,變得完全沒有目標。」一個正常人的膝蓋有前、後十字韌帶、以及內、外側副韌帶,Angel左膝的這4條韌帶就在那次受傷中一次過全部撕裂,最終經過兩次手術才能慢慢步入康復階段。

整個人的價值都跌至谷底,因為體操就是我的身份象徵,那一刻根本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做些甚麼。

筆者的好友曾經先後斷掉了雙膝的十字韌帶,看著他漫長的康復過程亦替他著急,更何況是一個正值黃金年齡的運動員,為再戰奧運會積極備戰時4條韌帶全部撕裂?「不單止是信心,甚至連整個人的價值都跌至谷底。因為體操就是我的身份象徵,那一刻根本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做些甚麼。手術、復康和物理治療等所有東西都很花時間、很辛苦、很痛。」

流淚,並不代表不堅強,相反Angel在康復過程中一直保持正面。翻看她為記錄復出進程而開的Facebook專頁,「determined」、「#nopainnogain」和「#bestrong」等詞不斷出現,16年3月的一句「為遇到難關而感恩,它們令你變得更強。不要讓它們打擊你,讓它們塑造你」更是令人感動。「因為初期的進步會比較明顯,感覺上有很多好事發生,慢慢便重建我對生命的希望。」雖然錯過親身到巴西參加奧運會的機會,但為電視台節目當主持和旁述也令Angel能以另一種方式參與、以另一個角度看自己的人生,「以前的我很想控制所有事,但其實更要學習去接受生命不可能是一帆風順。」

以前的我很想控制所有事,但其實更要學習去接受生命不可能是一帆風順。

最終經過兩個春秋,Angel在2017年的全運會復出,小試牛刀下只參加平衡木及跳馬兩個項目,最終因總得分較低排名留守下游,「本身我只是覺得能復出比賽已經很好,那次還要是通過選拔才去到全運會,便有種『啊!原來我還可以!』的感覺。」

也許就是被這感覺稍稍沖昏頭腦而高估了自己的可負荷程度,Angel在接著的半年慢慢增加參賽項目,左膝終於在去年初的香港公開賽再出意外,「那陣子碰巧經歷很多事,感情上的問題又令我想放更多精力到體操上,於是所有事都著急了一點,忘記了自己不能像以往般只有70%狀態仍可以比賽。」在那次的自由操,Angel的半月板在落地時撕裂,雖然不至於要被抬離現場,但她心中亦知道這次受傷將帶她回到當日低谷的起點。

即使你在後台有多傷心也好,出賽時也要戴上那個開心的面具。

「最辛苦是等待磁力共振的結果,因為不知道有多嚴重,甚至可能會終結我的運動員生涯。等待從來都是最煎熬,腦海中就只有『為甚麼生活要如此艱難?』這個問題⋯⋯」說到這裡,Angel的兩行眼淚再次流下,「當時也哭了很多很多晚⋯⋯」相比第一次受傷,她今次哭的不止是痛,更是一份怨恨和對未來的擔憂。作為基督徒的Angel也怨過上天嗎?「總有的,始終我也是人嘛。只是4年前因為還不成熟要怨多一點吧,不過我也深知只能盡力做好自己,其餘就交給神去掌管。」

低谷出走放下迷茫

「這類重複受傷對運動員來說是很難渡過,尤其要重新經歷一次之前的事也十分難捱。」有人說,失戀也好、失業也好,失去甚麼都好,出走也是治療傷痛的最好方法。為了放下這份迷茫,Angel趁大學一次海外實習機會,飛了8000多公里到了北歐的挪威,感受與香港截然不同的復活節氣氛,「是那種冰天雪地的感覺,還有做了很多從來都不會做的事,令我心情都開懷了很多。」去完冰凍的挪威,Angel這年還到過澳洲、韓國和新加坡,天南地北都幾乎走遍。「做運動員真的非常壓逼,尤其體操更是一個表演,即使你在後台有多傷心也好,出賽時也要戴上那個開心的面具。這幾趟旅程又再令我重新看一遍自己的經歷。」

在平衡木比賽當中,運動員一旦從木上掉下,仍可以有10秒時間重新上木,避免被立刻終止動作。但Angel這一次的失足,整整花了她233萬個10秒才能再次踏上平衡木,「可能是因為太想趕及在亞運前復出,逼自己逼得有點過頭,所以康復期間遇上了一點阻滯,要到10月才真正能上木訓練。」但一條平衡木寬度只有10厘米,大概就是一部平板電腦般闊,要在上面跳躍、轉身和翻跟斗,其實絲毫也不能出錯,「但我現在做每個動作都是一個挑戰,因為受傷之後連感官都弱化了,就好像腦袋是知道動作是怎樣做,但就是和手腳斷了聯繫一樣。」看見自己像退化了般,甘心嗎?

現在回望過去幾年,能回到8成功力已經是自己堅持到底的成果。

「當你受過兩次這樣嚴重的傷後,能夠再上木做到一套動作已經很神奇了。當然,我已經沒有可能回到未受傷之前的水準,但現在回望過去幾年,能回到8成功力已經是自己堅持到底的成果。」更令她鼓舞的是,在上月底本月初的兩次隊內測試中一次比一次進步,甚至達到可以參加年中世界盃的標準,「有個動力給自己繼續進步,也要給表揚一下自己!」Angel笑了笑,面上的笑容就如其名。

在順利邨體育館的體操館壁報板上,釘上了各項賽事的達標分數。

這位5月出生的天使不止是笑容滿面,就連性格也和典型的金牛座如出一轍。金牛座的人除了愛笑,那份堅持和固執也「座」如其名、像牛一般,「有些人甚至說我是『硬頸』」。經歷過兩次這麼嚴重的傷患,平常人或許也早已放棄,然而就是因為運動員的執著和好勝心才令Angel再次在平衡木上「拍翼」,「我回來不是要向誰人證明,而是要證明給自己看我還是可以的。」

Angel即將踏入32歲,在體操運動員當中算是老將,看著身邊的對手及隊友都已離開體操場,她也明白總有一天要真正由平衡木上踏下來,「其實以往被問及有關退役的問題時,我有時也會覺得對方是暗示我應該要退,尤其是以前我很想要自我認同。不過現在見到同期的隊友退役後都有精彩的生活,也有點期待到我有這天時,往後的生活會有些甚麼。」主持人、旁述、碩士生,Angel在這幾年的運動員生涯當中,其實一直有不同的身分襯托著,未來或者再多一重教練責任。

我想自己選擇離開這項運動,而不是因為受傷被逼完結我的體操生涯。

「我不會為自己定一個期限,當然最理想就是在一個比賽做到成績便退吧。」是月底的香港公開賽?還是5月的世界盃?抑或年尾的世錦賽?或許連Angel自己也不知道,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不能讓自己留憾,「我想自己選擇離開這項運動,而不是因為受傷而被逼完結我的體操生涯。」再傷的傷也遇過,再痛的跤也跌過,但黃曉盈的體操路仍會一直走下去。看畢這2000多字的你,是否還有夢卻未到達嗎,害怕追不到未去便偷偷給作罷,記住凡事也總有代價,但夢想其實不可怕。

圖:Brian Ching 程詩詠
文:麥景智

[bws_pdfprint display='pdf,print']
[printfriendly]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