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馬】Literally食塵?環團沿路收集數據 冀喚醒港人關注空氣污染



Kate今次全馬身兼兩職,除了穿起鯊魚裝宣揚「向魚翅說不」,亦助CAN收據空氣數據

【體路專訊】廣東話「食塵」意指實力不及別人,在競賽中跑得太慢,只能跟在對手之後。不過可曾想過即使在年度盛事「渣打香港馬拉松2019」跑得快亦難逃「食塵」命運?指的並非具喻意的「食塵」,而是字意上「食塵」,在香港空氣污染情況嚴重之下,跑手或在沿途吸入連塵埃在內的污染物,嚴重影響健康!

在嚴重空氣污染下進行劇烈運動或會導致呼吸不順,嚴重更會引發氣管毛病。縱使今年渣馬賽事期間下起微雨,令空氣中懸浮粒子污染情況或稍有改善,肉眼看不見的低濃度二氧化氮(NO2)卻仍在損害我們的健康。NO2氣體主要來自汽車排放,能影響呼級道及心血管的健康。

環保團體CAN找來部分跑手,戴著收集二氧化氮數據的儀器完成全馬

本地環保團體健康空氣行動(CAN)今次就自行研發NO2監測器材,並由部分全馬跑手沿路收集空氣污染的數據,CAN行政總裁馮建瑋期望在一年一度的長跑盛事中,令跑手明白空氣污染與自己息息相關:「在香港,NO2大部分時間濃度不夠高而沒有顏色,但同樣會對健康構成影響,因此除了渣馬等大型跑步盛事外,跑手日常街跑同樣會面對污染的問題。」根據CAN提供的資料,近二十年來香港路邊NO2濃度超出世衛建議安全水平兩倍,情況嚴峻。

CAN邀請數位全馬跑手攜帶量度儀器

CAN藉儀器量度的NO2數值與環境保護署監測站量得數值作比較,可見跑手儀器中收集得到的數據較環境保護署量得數值較高。據CAN指,造成數值分別的原因,估計是環境保護署的量度儀器位於離地面較高的位置。而根據世衛標準,一小時平均NO2濃度達200 μg/m3下將為人體帶來短期危險,其建議的健康濃度為40 μg/m3以下。

空氣質素監測站 時間 跑手儀器量度NO2數值 μg/m3 環境保護署量度NO2數值 μg/m3
旺角(路邊) 6:30am- 7:30am 144 27
葵涌 9:30am- 10:30am 245 23
中西區 11:00am -12:00pm 256 23
中環(路邊) 11:00am -12:00pm 188 41
銅鑼灣(路邊) 11:00am -12:00pm 120 35
CAN透過跑手量得的數據顯示,全馬大部份路量的NO2數值為中等水平(黃色),亦即對眼、鼻、喉有小量刺激;而葵涌區及西區海底隧道出入口則屬危險水平(紅色)。藍色屋型標記為環保署監測站位置。

CAN過往亦曾在渣馬期間以器材量度懸浮粒子數據,隨後的環保工作獲得政府關注而公佈更多相關數據及情況,因此今年改而使用新器材來量度NO2數值。適逢來年為奧運年,馮建瑋預料將有更多市民關注及投入運動中,而運動界亦應關注空氣污染,「在去年世衛組織全球空氣污染與健康大會上,女子馬拉松世界紀錄保持者的英國跑手Paula Radcliffe挺身而出,談及空氣污染將影響頂尖運動員的訓練及表現,因此我們亦期望能喚醒跑手及運動圈子,更多關注空氣污染的情況。」

CAN亦多造一面獎牌,送給有份幫助今次收集數據的跑手

鯊魚女兼職數據量度 喜見跑友對魚翅改觀

今年渣馬亦見不少跑手悉心打扮,其中「常客」鯊魚繼續出沒,Kate連續第6年穿上鯊魚服裝參賽,完成全馬的過程中宣揚「向魚翅說不」的訊息。這位田徑教練過往因得悉鯊魚被割去魚鰭後放回海中痛苦地等死,子非魚卻知魚之苦,因此期望能以行動呼籲減低魚鰭制成品——魚翅的需求。

對習慣山跑的她而言,穿起鯊魚裝跑步並不辛苦,但喜見自己的小力量帶來改變:「第一年穿鯊魚衫時,有不少跑友會講笑說自己喜歡吃魚翅,但隨後數年卻是『鯊魚女,我們已經沒有吃魚翅,支持你呀!』等說話,好開心原來做一件小事,卻可以帶來大改變。」除了穿起鯊魚裝的Kate,今年跑道上亦有穿熊貓裝的「阿輝」,他受朋友所託,在最後3公里換上熊貓打扮宣揚保護瀕危動物的訊息。

image_pdfimage_print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