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讀者文章】看冬奧吕品韜沒有隊醫一事,我想,大家反應很強烈,是在於一份共鳴。

我們也不瞭解,究竟是否必須有隊醫,也不知道,申請有多難。問題是,當我們看到那七人的組合,就勾起自己的工作經驗:真正落手做事的人少,搞這搞那的卻多得要命。

回想,這也是學校的狀況。不知何年何月開始,學校搞行政的人就愈來愈大聲,愈來愈有道理,喜歡搞這搞那,很多大計又很多政策,總之,教學的工作,就在這些大計與政策下,逐步變得不太重要。最初,那些大計與政策,還會以教學作為遮羞布,後來,大家(其實主要是行政人員自己)都不再關注真正的教學工作了,那些似乎不再重要,至少沒有開會這麼重要了。

前線老師忙得喘不過氣來,也沒有時間再爭論了,只好由得他們,努力做自己的工作。然後,如果終於考得好成績,或那方面有優秀表現,行政人員自然蹦出來,誇你幾句,但是最重要把榮耀歸於學校,特別是卓越的政策與發展計劃;不幸地,考得不好,校長當然就召你進校長室,要你好好檢討,而這時候,成績好壞就在教師身上,學校早就全身而退了。

我只知道教育界的狀況,但是從冬奧事件引來的回響這麼大,大概在社會裡,這種七人團隊一人出力的最佳組合,處處都可見吧。

 

丘建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