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訊】相信不少學生運動員都曾經歷升學及轉任全職的抉擇,要同時兼顧兩者更是難上加難。3位亞運港將劉慕裳、何子樂及楊銘諾透過學生運動員入學計劃升讀大學,並以過來人身份分享在大學時期兼任運動員的經歷。能得到學校的支持固然是好事,但邁出成功一步的關鍵,始終需靠運動員自身的堅持及意志力。

香港城市大學高級體育主任胡家信

劉慕裳(Grace)、何子樂及楊銘諾3人透過學生運動員入學計劃入讀香港城市大學,校方會根據學生的學術成績及運動成就作為取錄的標準,而且因應學生需要減少每年修讀學分。2年前從創意媒體系畢業的Grace坦言,計劃讓她直接獲機會就讀心儀學科:「當時我讀完副學士,再經過計劃入讀大學。我很感激校方給予機會,若非有此計劃的存在,我未必有機會升讀大學,或許當時先成為全職運動員,再靠體院的支援下升學。」

8月在亞運會贏得女子空手道個人形銅牌的Grace,對當時上學與訓練的日子大嘆難忘:「每次下課都要趕到體院訓練,所以唯有犧牲玩樂時間,而且當時較多功課,每次出國比賽都會帶著電腦去做Project。」Grace續指教授和同學對她的運動員身份大感興趣,同時在學業上不斷協助她。雖然上學生活節奏緊湊,但Grace亦有機會享受「大學5件事」:「最開心能夠有時間玩Ocamp,認識了很多同學。另外每次練習完都會很肚餓,幸好組爸組媽不時會在宿舍為我煮飯,讓我不需要擔心飲食。」

空手道於2020年東京奧運首度成為正式項目,Grace在9月已經開展新一季聯賽,而在奧運積分榜前4名選手能穩奪奧運資格。現於積分榜列第3位的Grace對於奧運展現無比決心,但談到亞運銅牌會否為她增添信心,Grace淡然地拋下一句:「比賽結束了就讓它完結,以往贏下的任何獎牌都不會有影響。」

何子樂(右)

港壁女將盼成新世代接班人

壁球女將何子樂現正就讀人力資源系5年級,亦在2年前受到家人的支持下轉任全職運動員,並於雅加達亞運會摘下壁球女團金牌,為香港壁球締造歷史。為了遷就日常訓練計劃,校方讓她減少每年的修讀學分,並將修讀年期延長2年,減輕學業負擔:「今個學期每周有2日要上課,另外要在體院訓練10節,但有時下午要上課的關係,所以會將訓練時間安排於早上,晚上不時更要打比賽,雖然辛苦但十分值得!」

(圖:體路資料庫)

22歲的何子樂以師妹身份隨港隊出征亞運,但在大專學界賽則擔任師姐角色率領隊員。她坦言希望今年能帶領壁球校隊奪魁,擺脱連續5年踞亞的宿命,至於在港隊方面,她稱夢想一直是能出戰亞運個人賽,期望繼師姐歐詠芝及陳浩鈴後,成為香港壁球隊新一代的領軍人物。

港羽新星轉任全職1年挑戰亞運舞台

至於從未接受過正式羽毛球訓練的楊銘諾,去年「膽粗粗」地於體院進行選拔,在通過遴選後成為全職運動員,出戰亞運男子團體賽事。他表示當時在運動和學業兼顧之下,一時間難以適應:「所有計劃都要依照體院的安排進行,過著有紀律的生活,加上隊友們從小就在體院訓練而認識,但我與他們卻不怎熟悉。經過1年的適應期後,現在已經習慣上學和訓練的生活。」在全職運動員的路上,家人放手給予楊銘諾自主發展,盡量不干預他的選擇:「從小到大,家人都很少插手我的決定,但這卻不是壞事,他們教導我不論好壞,都要從每件事情中承擔責任。」

(圖:體路資料庫)

作為大專羽毛球賽的常勝軍,楊銘諾已經放眼於本年度的學界賽,並為城大劍指10連霸。他表示不怕輸的心態讓他能成就更高:「打港隊和學界賽的心態相同,都會帶住壓力去打,但以前剛打學界的時候都輸了不少次,讓我磨練出比賽應有的心態。」「我想若不是有運動員入學計劃,現在也未必會打羽毛球。」雖然以往未有遠大理想,但羽毛球現已成他不斷進步的動力,他的下一步目標是與吳芷柔在混雙世界排名打進前30名,更期望成為香港羽壇的Icon。

圖、文:李子正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