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訪】「入、拉、抽、回!入、拉、抽、回!」每逢周末的城門河,划槳聲、叫喊聲和鼓聲此起彼落。不論河水是順流還是逆流,龍舟上的划手們也一直向前推進。一班香港隊代表與龍舟愛的故事,又豈止是電影中因裁員、因罷工而「上船」般簡單?

龍舟是香港的傳統節日活動,但普羅大眾卻未必將它與運動拉上關係。然而一班運動員每日兩個多小時一划一扒,就是希望將龍舟扒進全職之列。剛過去的印尼雅加達亞運會正正是香港龍舟的踏腳石,要將這盛極一時的運動逆流而上,由新一代扒回高峰。

只有我自己贏的話不能分享喜悅,和隊友一起歡呼的感覺很爽!

「我小學時已經看爸爸划龍舟,到8年前開始在大埔跟隨漁民划。」眼前的李卓賢(卓賢)兩臂健碩,明顯經過長時間的力量訓練。會接觸到龍舟這種傳統運動,也全因父親與漁民十分熟絡,「我爸爸以前的公司也有一隊高水平的龍舟隊,而且也與漁民一起划,所以我到14歲時也開始跟他們一起操。始終龍舟對漁民來說比較普遍,所以我也沒想過試其他水上運動。」

李卓賢受爸爸感染下,愛上龍舟。

身旁的U24港隊隊友姜梓樂(阿樂)的過去就平凡得多,與很多學界運動員一樣,也是從校隊這個最普遍的途徑開始上船,「中一那時與同學『傻傻吓』報名,一划便划了6年,因為和朋友一起練習比賽,即使有贏有輸也很喜歡那份團結的感覺。」「阿樂」就讀的香港航海學校要求學生必修帆船、滑浪風帆和獨木舟,但他卻始終獨愛望著那個龍頭一直划,「雖然其他項目的成績都不錯,但只有我自己贏的話不能分享喜悅,和隊友一起歡呼的感覺很爽!」兩人年中一同加入港隊,接受比區隊、校隊更嚴格的訓練,「在港隊所用的技巧更高,拉水更水令爆發力也要很強,每下都做得足變相也令體能負擔很大。」再看看「卓賢」臂上的二頭肌,光是想像也感受到那種累。

姜梓樂喜愛望著龍頭拚力划艇的感覺。

拼了所有 斷氣方休

那邊廂的小將因家庭學業而划龍舟,這邊廂的龍頌文(阿龍)上船的原因是為了克服癌症。「23歲那年我得了癌症,做手術後醫生也說我不能再做劇烈運動。但我就是不認輸想試一下,一試便愛上了那種快感,由29歲划到現在50歲了。」這廿年來,「阿龍」的癌症未曾復發,更在2年前加入40歲以上港隊挑戰去年的世錦賽,「曾經有個教練問我,到了這個年紀還有多少機會代表香港?而且我想為其他病人做個榜樣,也為香港和龍舟做些事。」最終O40龍舟隊雖然未能在世錦賽奪牌,但仍能成功趕在頭號勁敵新加坡之前完成賽事。

力都已經出盡了,但船還像不動如山似的,這就是最辛苦的一刻。

龍頌文為了克服癌症,划上龍舟之路。

為了備戰世錦賽和亞運等大賽,龍舟隊每周會有至少4課操練,兩小時的訓練先以5至6公里的航程作熱身,再針對未來的比賽練習。換言之,每個划手每星期至少要划上20多公里的航程,「最辛苦的是快完時已經出了很多力,但還是繼續燃燒最後的能量。」划了龍舟4年的李欣欣(Yanyan)對「阿樂」的這番話也深表認同,「力都已經出盡了,但船還像不動如山似的,這就是最辛苦的一刻。」

衝出這裏 憑我身軀

Yanyan 2014年由龍舟總會的員工搖身一變成為運動員,為的和「阿龍」一樣就是一個比賽機會,「最初是為了去阿德萊德的世錦賽而入隊,怎知遲了一年才能參賽。那年中間也有想過繼續練下去與否,但知道還有其他比賽,當然要堅持下去。」堅持,為Yanyan和隊友杜佩琪(Peggy)帶來參加亞運的機會,最終在200米及500米龍同樣位列第10。

杜佩琪(左)及李欣欣

由大學校隊一直划進港隊,Peggy同樣向著世錦賽和亞運的目標進發。不過到了雅加達一役,感覺卻沒有想像中般震撼,「或許因為早已知道與其他隊伍的實力相差很遠,始終我們在亞運前一個月才到泰國集訓,但人家的預備時間是以年去計。」出發到泰國之前,總會主席鍾志樂還千叮萬囑希望隊員不要被訓練量嚇怕,怕她們會退出而要再培訓經驗戰將,「但回來後便覺得全職訓練不是想像中般辛苦,因為香港業餘運動員最辛苦的是放工放學後再去訓練。幸好有很多公司都支持,例如也批准我們放無薪假期。」

李家滿

聽到心中鼓聲穿透 航向那出口

「逆水行舟不進則退」,這句話來形容香港龍舟相比亞太區其他國家的發展也頗為貼切。當年為石門龍舟訓練中心當開荒牛,也曾出戰2010年廣州亞運的李家滿(Lee Sir)憶起往日,曾經也有過風光年代,「但當人家水平提高了而我們沒有進步,人家全職而我們還是業餘就變成得滯不前。」10多年前的龍舟界,坊間有不少臥虎藏龍,不過當時有一種「以打敗港隊為榮」的想法流傳,令招攬隊員有不少難度。「所以我們這些前輩級就首先要做好本身的態度,讓年輕人知道連我們數十歲也不是『玩玩吓』。」

幸好時至今日,龍舟不單是學界項目之一,「阿樂」和「卓賢」等組成的U24港隊更成為未來希望。「亞運是個讓我們試試承受多高的機會,今次是個好開始並會將目標放在4年後杭州亞運。下年世錦賽的U24隊應該有機會奪獎,做到的話便或能進入體育學院的精英項目,到時便可以和世界各國鬥,而不是以不包尾為目標。」

兩位師姐寄予厚望,師弟們又如何回應?「我也很想成為全職運動員,更想令龍舟更上一層樓成為精英項目,心中有團火很想鼓勵其他隊友一起努力。」突然想起《逆流大叔》內有一句對白:「認清自己的鼓聲,下了水便只是一直划到終點。」順流逆流也好,他們的龍頭也始終向著這個全職夢進發。但在此之前,6個划手眼前的首要目標,便是在今個週末(10月26至28日)的「百仁基金第二十屆香港國際龍舟錦標賽」擊敗一眾對手,上演一齣逆流而上的好戲。

「百仁基金第二十屆香港國際龍舟錦標賽」
日期:10月26日至28日
時間:上午9時至下午5時
地點:觀塘海濱花園

圖、文:麥景智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