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訊】世有伯樂,而後有千里馬。外號「小旋風」的趙詠賢(Rebecca),為人熟悉的是在2002年亞運會摘下壁球女子單打金牌,多年過去,無論高興、低潮或遇上樽頸,由首日踏足壁球館開始,她從沒有離開過。

趙詠賢於2009年東亞運上橫掃3金1銀。(受訪者提供)

2011年起Rebecca轉型教練,今屆亞運會則以教練身分領軍,昔日戰友歐詠芝、陳浩鈴夥拍師妹何子樂及李嘉兒;男隊則由現時世界排名19的李浩賢、排名21的歐鎮銘,與葉梓豐及梁子軒一同出戰個人及團體賽。

趙詠賢與前香港隊總教練蔡玉坤合作無間。(受訪者提供)

2010年,趙詠賢(左起)與吳嘉韻、陳浩鈴及歐詠芝為香港事隔十年再奪亞洲女團金牌。(受訪者提供)

回想昔日,Rebecca笑言是在無心插柳下接觸壁球:「小學老師帶我到銀禧體育中心(香港體育學院前身)試玩壁球,當時對壁球完全沒有認識,純粹貪玩當興趣班,豈料對壁球一拍即合,一打就三十年。」人人都有一個舒適圈,Rebecca的舒適圈是在沙田,她笑言:「我小學、中學、大學、連工作也在沙田區,由第一日踏足壁球場,我就沒有離開過。」

由銀禧至現今體院,內裏科技設施不斷改良進步,但在Rebecca眼中「還是老樣子」:「壁球中心的位置及格局多年來也是差不多,沒有太大變化,原來我已行同一條路那麼多年。」唯一不同,是壁球場除昔日的單打場外,隨著體院的擴建,新增了新場館,可靈活變成雙打場。訓練場桃花依舊,壁球館卻由以前以外國球員為主,變為本地球員當道,當中球員亦已轉了好幾代,牆身亦在新教練羅啟思上任後,貼滿不同鼓勵字句。

壁球趣味在於變化多、對抗性強,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不少運動員需在運動與學業作出抉擇,但壁球隊員在今年體院再安排與其他大學簽署備忘,進一步提供運動員雙軌發展的選擇,提供彈性學習時間及支援運動員下,球員大多同時兼顧兩者,加上現在體院及總會的推廣下,地區訓練及資源增加,令這項運動遠比二十年前多人接觸。

當時有米商贊助米給我,每月一袋袋寄來,其實很開心有人支持,不論是物質或是精神上。 

二十年前,壁球首列入亞運項目之一,當時就讀大學的趙詠賢(Rebecca)戰意甚高,直闖決賽,卻在決賽不敵當時剛冒起、後來稱霸壁球壇的大馬歌手妮高,飲恨奪銀。四年後,Rebecca又於亞運會決賽與「宿敵」碰面,當時已全職兩年的她一雪前恥:「其實亞運前一年交手也是輸給她,打之前唯有調整四年前自己不足,比賽一刻非常專注,發揮較她好。」那個年代,智能電話仍未普及,Rebecca每遇新對手,就會把對手數據記在筆記簿,讓自己更快了解對手。

當時Rebecca的一塊金牌不單成為報紙頭條、城中熱話,Rebecca更忽然「有米」起來:「當時有米商贊助米給我,每月一袋袋寄來,其實很開心有人支持,不論是物質或是精神上。」

退役轉型教練,Rebecca指似是一個運動員的延續,樂當背後軍師的她指:「教練與運動員不同,我要有耐性地與球員建立信任,要諒解,也要輔導他們場內外的事。尤其00後的球員,我簡直兼任成為他們媽媽,而且不斷要接觸網絡平台,了解他們世界。」

我有種使命要讓更多青少年接觸壁球以及一直繼續打上來大港隊。

對於香港壁球手而言,亞運會是唯一最大型的運動會,這亦成為Rebecca的遺憾之一:「很遺憾自己未能在職業生涯打進世界頭十(當年最高世界排名13位),當時女子隊未有在世界賽上奪牌,但高興的是後輩們在2016年時歷史性摘銅,這亦算是個延續。另外奧運仍未有壁球項目,感覺上缺少了一點。」近年香港壁球隊東亞運、亞洲賽,甚至世界賽也有斬獲:「我們每屆亞運也有獎牌落袋,而且近年男隊表現亦大大進步,男女隊表現平均,只遺憾在壁球項目還未打進奧運。」

與不少行業相比,做教練未必賺大錢,但卻每天過得開心有意義:「做運動員是實踐自己夢想,做教練則是延續這運動,讓壁球成為一個香港傳統項目,我有種使命要讓更多青少年接觸壁球,以及一直繼續打上來大港隊。」一樣米養百樣人,當年收過「亞運米」的Rebecca指將來也會繼續做教練接受新挑戰,也許當教練不致大富大貴,但心中的滿足實非以金錢來衡量。

文、圖:李玥


《體路》採訪團現場直擊印尼亞運會!#撐起港隊
印尼雅加達亞運會將於8月18日至9月2日舉行,港隊今屆會派出歷來最龐大的800人陣容出戰。《體路》採訪團一如以往會到印尼現場直擊香港隊賽事,同大家一齊 #撐起港隊。

亞運會正式開幕前,《體路》今日起會同大家連續一個月倒數,包括每日推出 #撐起港隊逐格睇,以及運動員專訪,當然唔少得 #SportsroadTV啦!記得留意我地各大社交平台Facebook | Instagram | YouTube,及亞運專頁,要收到最快消息,當然要下載《體路》應用程式,接收第一手香港隊新聞!(Android版本請按此IOS 版本請按此(測試版本)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