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朗十八歲隻身從葡萄牙來到英國曼徹斯特,披上了前主人碧咸留下來的七號球衣,在一片紅海裡獻技。

558541_563428367073873_639356882_n

所謂「千里馬易得,伯樂卻難求」。C朗是否千里馬當時無人皆知,但面前這位已帶領曼聯超過二十載的老人家肯定是個伯樂。要是他認定了一個人,他便會無條件地、義不容辭地給予他最好。看當時那個還是一頭曲金髮且身型單薄的C朗在場上的表現,獨行獨斷惹來隊友不滿;只懂賣弄「華而不實」的腳法拖慢節奏;為入球而假摔,被斥無品,即使擁有一夫當關之力也難獲得大眾認同。面對惡評如潮,費格遜還是毫不保留地擁護愛徒。別人說是過份溺愛,但在費格遜眼中這也許是值得。因為千里馬其實也同伯樂一樣,也是可遇不可求。要是尋到了也萬不能放手,即使他是如此難駕馭。

所謂恩師,就是無論你脾氣怎樣差、性格有多火爆、在外闖了什麼禍,他還是會不昔一切擁護你,還會慈祥地耐心地教導你做人道理,給予機會讓你改過。而無論日後當你遇上了人生低潮、感到無數挫敗還是來到一個無法再前進的局面時,他仍會願意在你最迷茫無助時指點迷津,引領你走一條明路;即使信心受到打擊,還是主動拍拍你的肩膊鼓勵說:「比啲信心自己!你得嘅!」也許你可以知道為什麼06年世界杯過後的C朗在眾批評聲和喝倒聲之下,仍然能夠在英格蘭裡大踢身價波(新加玻?笑),獲得曼迷認同,甚至讓曼聯登上歐洲冠軍寶座。C朗之強盛也得費格遜對他的不離不棄。

十年了,原來。當初一個主張個人主義、只懂賣弄虛無實際的腳法的黃毛小子,隨歲月流逝而慢慢變得成熟穩重,脫變成一個認真務實、不斷自我提升的效率王。看著這個當今世界公認的射手,你忽然覺得眼前這個C朗比起當年那個還在英格蘭賽場上賣弄「好睇唔好食」的腳法、更帶有一臉帥氣的C朗更加Charming。那一種Charming並不是來自他身上那副後天努力而得來的完美身型,而是來自他對任何人和事均能表現出那種成熟穩重的態度。就像為什麼某些女性只喜歡成熟穩重的成年男人,只不過那一份成熟穩重比起樣貌和甜言蜜語或物質來得更實在、更安心、更LONG LASTING,比起無知的年輕更吸引。現在這樣的C朗更受人尊敬、獲得更多認同。

恩師得獎,即使無法現身於會場致敬,仍然透過大會視頻播出早已拍下來的祝賀片段。那麼短短一分鐘,由心而發的一字一句,已是這麼多年還是把當年加盟之事記得那麼一清二楚,你便知道費格遜對於C朗是何等重要。而那關係和感情早已超出了「師父與徒弟」的關係,甚至是比「父子」更感情深厚。即使當日C朗離開親手栽培他的「父親」,遠到西班牙追求更高層次的挑戰,他倆的父子情也未曾就此丟淡和破裂,還是那麼深厚、那麼的真。因為沒他,就沒有今天受萬人景仰的C朗。

俗語:「一日為師,終身為師。」即使C朗和費格遜已無法再次以「父子檔」攜手合作,C朗還是把這位昔日帶拔他的「伯樂」當作終生的學習對象。而就算C朗並非費格遜其中一名「兒子」,C朗還是會如此尊敬這位「父親」,因為「一日為師」的下半句,不只是「終生為師」,也可以是「終生為父」。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同樣人生遇上一伯樂,也同樣足矣。

【費Sir獲鑽石大獎 C朗動情祝福短片】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