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gbyseven-0903-1

我想說今屆全運會,賽前當然想拿金牌,但發現真的很難,結果只拿到銀牌,也讓我帶著很多問號返港。

以我作為運動員的知識範圍裡,我們認為球證是球場內地位最高、權力最大,運動員不能質疑他的判決,但今次賽後卻令我感到混淆,混淆了我對欖球規例的對與錯。

讓我先從教練決定要我們打全運會開始說起,很早之前是內地派人來邀請我們出賽,剛好教練想我們在這段期間打一個比賽,加上七欖剛轉做精英項目,又為下屆奧運會項目,又會全運會新增項目,很多有利因素下我們決定參賽。

但在決定參賽後卻遇上連番問題,賽會遲遲不給我們賽期,令教練難以妥善安排其他比賽,最後與亞洲系列賽撞期,港隊要分兩批出賽,實力有影響。其次,賽會對我們球員審批限制很多,曾打過亞運的賀迪(Jamie Hood)竟然不批准打全運,原因只是說沒有回鄉證之類,但缺少了打飛鋒(Fly-Half)這個重要位置,對我們實力也有一定影響。

rugbyseven-0903-4

港隊對山東的全運會決賽。

再撇除外間談論的「黑哨」問題,我覺得今屆全運會的欖球球證是欠缺了些經驗。以上月在預賽,港隊對北京那場為例,那位球證其實我們在亞洲巡迴賽時亦遇過,我們對他的判決早有保留,教練當時也提醒我們球員在場上要好好把握,不然可能會「輸球證」,所以其實已早有心理準備,要打得份外謹慎。

至於,決賽周的比賽,因為港隊每次比賽都很慢熱,首日對遼寧和山東都不在狀態,結果一勝一負;第二日調整過來才打到水準,最後贏到北京。

四強對北京及決賽對山東,是同一位球證,但我只知道他是西班牙人,他背景資料就不清楚,但覺得全運球證對欖球新例都不太熟。另一個小小疑問,為何全運會全用外國球證,連薩摩亞球證也有,要專程從薩摩亞請來為全運會執法?要論山東球員的話,他們身體素質和個人技術其實不錯,但就沒有Game Plan,只打個人。

總結,是「經一事,長一智」,今次全運會是上了一課。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