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t

【體路專欄】作為業餘三項鐵人運動員超過10年,今年為了全馬做到3小時30分內,不惜暫時放棄業餘三鐵運動員的身份,一試作為跑手的滋味。真的是「一試無防,再試投降!」

「如果說三鐵是一個信仰,我會說跑步是一種修煉,要成為成功的跑者,一般體能技術的鍛鍊外,我們需要的是心理上的修煉,當中包括:修炼

對艱苦的克服:以馬速跑30K或以上的時候,你有多少次想停下腳步?有沒有試過放工到達運動場,想起接下來個多小時的急速呼吸,然後想告知教練有事要回家?

對沉悶的忍耐:「跑,全部都係跑」,跑,除了跑,就是跑。雙腳不停的向前滾動,有跑馬地1.38K倉鼠跑,又有各區不同運動場的400M倉鼠跑。悶,但不能否認這種練習最有效。

對誘惑的自制:放工放假,不跑步的朋友會約你食飯、逛街、看電影。選擇把時間用來練習、休息還是吃喝玩樂;選擇大魚大肉,飲飽食醉,還是克制生活?這些都是個人選擇,一念之差,訓練效果天壤之別。對的,「吊頸都要透吓氣啦!」但吊頸能呼吸,吊頸的目的可以達成嗎?RunorRest

另外,一方面我們要保持著對達標的無比渴望,但切忌心浮氣燥。練習初期,進步比較快,熱血沸騰,很容易加得太快太多,然後隨之而來的就是受傷。受傷需要休息,休息是為走更長的路,知易行難,這關守不了,傷上加傷,只有提早退出。

過了沸騰期,心開始冷,功課開始漏交,借口開始出現,想留在舒適區的,可以調低目標;心仍是暖的,首次跟自己對話,緊持還是放棄?辛苦了數星期,不要浪費,向目標進發,繼續努力吧!這時有目標相約的隊友好重要,一起無忘初衷,繼續熱血。

比賽前二、三星期,大局已定,重要的課都已做過,大約知道自己實力,勝算在握的,若不能沉著應戰,在最後2星期敗走,絶對不足為奇;而幻得幻失的,若欠缺意志及自信,有機會自我放棄;而已經知道目標太高的,未明白調低目標方為上策,强行加操,比賽成績將會更差。

比賽期,包括比賽前數天的作息調整,清淡飲食,以及比賽時的各種緊持與放棄之間的自我對話。在雙腿與心肺已勞累不堪的同時,魔鬼與天使亦不遑多讓地對戰。天使稍一不慎,幾個月的鍛鍊就會付諸東流。

勝不驕,敗不餒是每位成功跑手必有的條件,你會發現跑手相聚,他們只有謙卑,只有識英雄重英雄,因為他們深明跑步沒有僥倖,即使仍有天份之高低,但每一位無不曾努力付出過。Sub3

無論初馬完成者、sub5, sub4, sub 3:45, sub 3:30,還是sub 3,有誰敢說自己是靠天份?在終點上,每一位也只會說:「真係練得好辛苦!」同時亦好可能說「下年咪搞我!」不過,雖然跑步是誠實的運動,不過下一次賽道上,又會看見那些高呼「咪搞我」的「大話精」!

作為業餘的三鐵愛好者,行常練習已經習慣,相反有一日不練習便心癢的迷信,但玩三鐵比較多元化,我經常跟隊友說笑,心叫你跑,你就話游;叫你游,你就話踩,叫你踩,你又話跑。」無錯,我們三鐵就是有這種讓心理上,稍作休息的轉換,但跑步,每天起身問自己今天練什麼?答案就只有跑,變化的就只有速度、距離和地點。雖然同樣需要刻苦、自制、沉著應戰,但那種對抗悶的心理作戰,比其他挑戰難一萬倍,修煉是最能貼切形容跑手的訓練。

這裏我要多謝與我一起作戰的Dashing 隊友,我們一起努力了十星期,我們一起為自己的目標,共跑超過一萬五千公里。在受傷時,有你們鼓勵;無信心長課時,有你們山長水遠來與我一起跑;不想喘氣時,有你們不讓我偷懶。SuccessFailureDashingRunning

又悶,又辛苦,為什麼還要跑?根本不應該開始!

這是所有跑手也問過的問題,回想最初,開始也不過為了那種具體的目標,及那虛幻的成就感。有了目標,課表便會出現,看著每星期的功課,懶理老闆如何無理及工作如何無意義,只要知道每天要達成的事,人生充滿希望,不需與醫生碰撞。

在三鐵比賽中獲得最後勝利,跑是最為關鍵。這是最後,最辛苦的一項,誰能忍受最高情度的痛苦,誰就勝利。相信通過了作為跑手的試煉,對日後的三鐵訓練亦有莫大的幫助。

我最憎跑步,但這種修煉是必須的。FinishLin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