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咁快,港甲今個星期就開鑼,對於主力負責採訪本地波o既富足主o黎講,就真係忙到抖唔到氣,連波都冇踢幾個星期。好在上星期出席o左贊助商Nike o係理大搞o既Summer Night Finale活動,先至有機會郁o下。

關於當晚賽果,大家有留意《體路》報道都知道,唔再多費唇舌喇。今次想講o既,就係當晚活動令富足主勾起唔少童年回憶。

想當年,富足主仲係17、8歲時,每個星期六都會同班死黨去到北角油站隔離個石地場跟隊,呢個場最特別之處,就係個燈箱位置被人拆o左個門鎖。所以就算11點熄燈,都會有人去開番,次次都踢到2、3點,可以話係「黑夜足球」o既始祖。雖然呢個球場已經拆o左好多年,依家變o左一棟高樓大廈,但係每次搭車經過,富足主都會望住o個度,再諗番以前o既點點滴滴。

講到呢度,富足主就記起一段往事。話說當年自己仲未出o黎做o野,財政大權仍然被老豆老母主宰。有次因為踢「黑夜足球」,過o左12點先返,結果老豆鎖o左度鐵閘,搞到要落樓下公園過夜,到第二朝等老豆出o左街先返到去。當時富足主恨不得即刻變成大人,要自力更生,唔再睇老豆面色。

時至今日,呢個「宏願」當然已經達到,但係撫心自問,邊段時間開心o的呢?富足主就覺得,始終係當年無憂無慮o既生活最寫意,鍾意幾時踢波就幾時踢波,完全唔使好似依家咁,走多兩步又話驚唔夠氣,踢多兩日又話驚整傷;何況依家又咪係為o左兩餐,要o係呢個社會上卑躬屈膝,一樣要睇人面色。

最後,o係呢度送隻最近好喜歡o既歌畀大家,林夕真係完全寫出富足主心聲。

 

富足主

columns-dlmsports-banner-resiz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