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anieau-feature-04

【體路專訪】畢業可算是一個階段的終結,亦是另一個故事的開端。在剛過去游泳世錦賽成為「香港第一人」的歐鎧淳(Stephanie),就以「畢業」來形容自己剛完成的四大賽事。經過艱辛的三個月,令她曾經有過消極念頭,但最後得到更大啟發,成為首位闖進世錦賽準決賽的香港女泳手,力證其堅信的「Choose Spartan」理念。Stephanie這次「畢業」是一個終結,也是游泳生涯的另一個開始,她更將目標直指今年的東亞運及明年的仁川亞運。

歐鎧淳早前與香港隊友出戰世界大學生運動會。

歐鎧淳早前與香港隊友出戰世界大學生運動會。

Stephanie完成賽事後在其社交網站上的一句「我畢業了!」,令不少人誤以為她大學畢業,雖然明年便於柏克萊大學畢業的她離戴上四方帽不遠,實情是她在21歲後便不停參加比賽,由六月開始,完成在美國的Santa Clara Grand Prix後,再到美國高原訓練,回港後又馬不停蹄到韓國仁川參加亞洲室內運動會,七月初再到俄羅斯喀山出戰世界大學生運動會,及後又到德國進行香港隊集訓,最後八月飛到巴塞隆拿參與世錦賽,完成整個「魔鬼賽程」後終於「畢業」。

stephanieau-feature-07

她在巴塞隆拿世錦賽女子50米背泳準決賽中,游出28秒33的時間,兩日內破兩香港紀錄的佳績,傳遍整個香港體壇,亦在社交網絡上瘋傳其消息。世錦賽於游泳界的重要程度僅次於奧運,貴為首位晉身世錦賽準決賽的香港女泳手,更於世界賽女子背泳位列第13位,她感到既興奮又意外:「雖然最初訂下的目標都是希望能夠進入準決賽,但我萬萬想不到自己能夠兩破香港紀錄,當我完成比賽後呆若木雞,看到自己電子板上的成績都不敢相信,反覆看到幾次才如夢初醒。我在一日內游出兩次PB (Personal Best),證明這個成績絕非僥倖。」

stephanieau-feature-08

Stephanie於早前亞室運中取得1銀5銅佳績。

雖然游出這次佳績,但Stephanie訴說在世大時曾經因為自己的成績而感到洩氣:「我在喀山拼盡全力,但成績強差人意,我當時認為自己的成績已經到了極限,不能再有突破,更打算畢業後便會回港找工作。」但在世錦賽破了自己個人最佳成績後,她才知道自己仍有進步空間:「因為德國一行令我得到充份休息及調整狀態,破了香港紀錄後我才意識到自己在世大時只是太疲累。更令我明白只要心中認為自己仍有能力完成目標,不輕言放棄,是沒有不可能達到的事。」

stephanieau-feature-11

Stephanie與美國柏克萊大學隊友老友鬼鬼。

除了這句老生常談,Stephanie在美國柏克萊大學亦深受隊內文化影響,令她一直努力不懈,訓練出比其他運動員更堅定的意志。她表示:「我們隊內經常會讀一些小冊子,其中一本叫『Choose Spartan』,Spartan是一間沒有太多錢,比較簡陋的酒店。當中引申的意思大概是憑有限的資源,將自己的能力提升至極限,亦因為資源不及其他學校,令我們的爭勝心更強。這句說話亦印在我們泳隊Team Tee的背面。」

stephanieau-feature-03

經過世錦賽前後,「過山車」般的心態轉變,她即將展開自己游泳的新一頁,希望能一步步實現自己的目標,她將「畢業」後首個「工作」訂在十月舉行的東亞運,以及明年於韓國仁川舉行的亞運會。但她懊惱地表示:「在世錦賽我一直留意身邊的亞洲選手,我發現在背泳中最快的五個泳手同樣來自亞洲,她們不是世界紀錄保持者便是比世界紀錄慢不足一秒的泳手。但我仍會力爭獎牌,如果能夠再次游出PB,即使未能得獎我都會感到高興。」

stephanieau-feature-01

還有不足一年便大學畢業,Stephanie希望多享受大學生活及與隊友相處的時光。因為明年畢業後,同年紀的隊友都會各散東西,只有她會留在大學備戰亞運。經過三年的洗禮,由「小妮子」變「大家姐」,她亦希望為泳隊有所付出:「除練水外,我亦會帶領新入隊師弟妹,教導他們隊內文化及融入我們的生活,讓這種文化薪火相傳。」同時Stephanie亦希望當上全職運動員,延續其游泳生涯。

stephanieau-feature-09

這次回港三星期,對長年於美國讀書及訓練的Stephanie來說,已是難得與家人相聚的悠長假期。Stephanie知道與父母聚少離多,經常要他們掛心,因此決定做個孝順女,邀請家人暢遊日本,盡顯孝心之後,將於本月24日再戰香港泳賽,繼續重回其「飛魚」生活。

文:實習記者 羅裕章
圖:徐飛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