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情的人有時十分白痴,白痴的人可以十分熱情。既熱情又白痴,用來形容一些選修體育,卻不擅長球類活動的學生,可謂十分貼切。說這些學生是球場白痴,絕無半點輕蔑之意,一來他們多會自認,二來實在傳神,兩個字就能夠將意識糢糊、技術稚嫩、動作突兀等等的情況包攬其中。

熱愛體育的球場白痴,多是一些專注於單項發展的學生,經驗之談,體操為甚、游泳次之、田徑(多數是長跑)亦有。

出現這種情況,性向及時間投放等等,都是重要原因。曾經教過一位鍾情於跨欄的男生,上足球及籃球課時,總會在得到了老師的同意後,獨自一人在場邊練習跨欄,問及原因,是他認為足球及籃球有太多身體碰撞,實在萬分危險!一般被認為風險較高的跨欄,他卻認為是安全的,他的運動邏輯真的與別不同。

聽過一位精英運動員分享,說少年時代被教練發掘後,就被禁絕一切球類活動,除了短跑外,對其他運動的認識,基本上都是十分無知,按本文釋義,說她是球場白痴,實在是十分合適。

有自願成為球場白痴者,也有不甘成為球場白痴者。有一位田徑專項的舊生,整個中學階段,經常違反教練的意願,參與不同的球類活動,足、籃、排的學界賽事,不是正選就是後備,縱是如此,其專項一直沒有放下,後來更成為香港的田徑代表隊成員。又有一位熱情的舊生,中四時跳遠已經六米有多,一度被一些田徑教練招攬成為重點培訓對象,條件是不能涉足其他運動,他接受不了這樣的限制,放棄成為田徑精英,中學畢業後,繼續修讀體育。

體育人生,應該多姿多彩,球類活動,可以教人夢縈魂牽,也可讓人調整身心。掌握一至兩項球類活動,對專項發展有一定裨益,整全的體育課程,球類活動必不可少,就是這個原因!

為了登峰造極,過著除了專項,還是專項的生活,真的是無可厚非耶?或許,追求過後、高峰過後,重拾打球之樂,由白痴變為達人,也是熱愛體育的一種歷程吧!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