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峰造極,力求創新」- 評里奧競技體操新動作



Rio_gym_20160906-1

【體路專欄】巴西里約奧運會剛落下帷幕,競技體操項目各項獎牌得主花落誰家,勝負已分。各國運動員亦已踏上歸途,凱旋回國。國際體操聯合會(FIG-國際體聯)剛於2016年8月30日,正式確認了早前在里約奧運會體操比賽中完成的男女子競技體操新動作。並為部份新動作作出命名。本人適逢擔任了里奧男子競技體操項目的裁判工作,現場見證了一系列新動作的誕生。現綜合第一手資料,加上個人見聞,特此撰文,以不同的視角向大家疏理一下體操新知識,以及他們背後的故事﹗

Rio_gym_20160906-3
香港體操選手黃曉盈於倫敦奧運會中成功完成其獨創之平衡木F組上法動作,被國際體聯.命名為「Wong Hiu Ying Angel」、為香港體操創造歷史。

新動作申報的規定及程序

體操評分規則(Code of Points)規定,如運動員在國際體聯的正式比賽中,完成未有在評分規則中列出的任何動作,必須在賽台訓練24小時前,向國際體聯男女子技術委員會提交書面申請。經男/女子技術委員會召開會議評定初步的動作難度後,運動員方可在比賽中完成該動作,否則該動作將不被認可。若有關新動作是具有高難度及在國際比賽中完成(即在國際體聯的註冊比賽中,國際體聯委派之技術代表或男/女子技術委員會須在該比賽中擔任官方身份),且沒有出現大錯,便有機會獲得命名,該新動作及首創人的名稱將寫進評分規則內。(女子競技體操的有關規定有別於男子,動作申報只適用於世錦賽、奧運會及青奧會,當新動作在同一比賽中有兩名或以上運動員完成,便不獲命名)

Rio_gym_20160906-2

里約奧運會競技體操比賽的動作申報情況

里約奧運會男女子總計共有16個新動作申報,其中男子5個新動作(見表1),女子11個新動作(見表2),新動作申報之多,是近數屆奧運之冠,同時亦反映里奧競技體操比賽的競爭何其激烈﹗

 

表1:里約奧運會男子競技體操申報新動作概要

項目-動作-難度價值 運動員(國家)
1 跳馬-直體尤爾欽科轉體1260° (6.4) 白井健三 (日本)
2 跳馬-前手翻團身前空翻三周(7.0) 伊戈爾‧拉迪維洛夫 (鳥克蘭)
3 雙槓-橫槓正立握遠端騰身倒立轉體270°成倒立(E) 阮馬素 (德國)
4 雙槓-支撐後擺屈體前空翻兩周下(G) 阿瑞肯 (土耳其)
5 單槓-直體後空翻兩周轉體720°越槓再握 (I) 布雷特斯奈德 (德國)

(跳馬2個、雙槓2個、單槓1個)

 

表2:里約奧運會女子競技體操申報新動作概要

項目-動作-難度價值 運動員(國家)
1 跳馬-前手翻直體前空翻轉體720° (6.6) 姬莉亞‧斯泰因博格 (瑞士)
2 跳馬-直體尤爾欽科轉體1080° (6.8) 洪恩貞 (朝鮮)
3 高低槓-跳起支撐推手直體騰越轉體360°低槓成高槓懸垂 (D) 侯芮‧葛貝西恩 (亞美尼亞)
4 高低槓-騰身向前回環轉體360°至倒立 (E) 西蒙‧拜爾斯 (美國)
5 平衡木-交換腿跳轉體180°成劈叉坐木上法 (D) 馬利莎‧廸克 (特立尼達和多巴哥)
6 平衡木-單腿轉體720°,自由腿在整個轉體中上舉成劈腿180°姿勢 (E) 杉原愛子 (日本)
7. 平衡木-木端前踢並腿直體後空翻轉體720°下 (F) 尤科斯卡-克瓦爾斯卡 (波蘭)
8 自由體操-單腿轉體1080°,自由腿在整個轉體中上舉成劈腿180°姿勢 (E) 莉克‧韋弗斯 (荷蘭)
9. 自由體操-單腿轉體1080°,自由腿在整個轉體中保持水平位置 (E) 莉克‧韋弗斯 (荷蘭)
10. 自由體操-交換腿劈叉跳轉體720° (E) 克勞蒂雅‧弗拉加帕內 (英國)
11. 自由體操-團身後空翻兩周轉體540° (G) 麗貝卡·安德拉基 (巴西)

(跳馬2個、高低槓2個、平衡木3個、自由體操4個)

 

 

剖析國際體聯男女子技術委員會確認新動作的決定

經過連續11天的激烈角逐後,奧運會競技體操比賽不但決出了男女子14個項目,包括團體、個人全能及各單項的金銀銅牌,上述的各項男女子申報動作,運動員使盡渾身解數力求完成,以獲得確認及命名。經過國際體聯男女子技術委員會的專業判定後,對上述的申報動作作出最終的決定:

 

成功獲得命名的新動作

平衡木

Rio_gym_20160906-4a

  • 馬利莎‧廸克 (特立尼達和多巴哥,港譯「千里達」) -交換腿跳轉體180°成劈叉坐木上法 (D)

Rio_gym_20160906-4

 

點評:馬利莎‧廸克選手曾於去年格柆斯哥世錦賽中,成功完成「交換腿跳成劈叉坐木上法」 (D) (視頻連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T90emFmfjM),獲得國際體聯女子技術委員會以其姓氏”Dick(迪克)”命名該創新動作。這次她以去年新動作的藍本,作出適當改動,再次獲得命名。有別於一般常見而單調的體操動作上法及高難度手翻空翻上法,她開創了以體操跳步與劈叉動作結合的上法,豐富了平衡木的元素,且該評為D組高難度的上法,為各國女子運動員在平衡木上法增加了更多的選擇。

 

高低槓Rio_gym_20160906-5a

  • 侯芮‧葛貝西恩(亞美尼亞) -跳起支撐推手直體騰越轉體360°低槓成高槓懸垂 (D)

 

Rio_gym_20160906-5

點評:侯芮‧葛貝西恩的新動作是以高低槓「跳起支撐推手直體騰越低槓成高槓懸垂」(B)的基礎上,在換槓過程中增加360°轉體,為這已出現超過三十年的高低槓上法注入新元素。其實這名亞美尼美選手真正的亮點並不在於創造一個新動作,而在於她是一名亞美尼亞裔,在美國出生(1989年7月27日於美國Cambridge, Massachusetts),擁有亞美尼亞和美國雙重國籍的運動員,從小到大在美國生活(先後就讀Newton North High School高校、University of Iowa大學及Wake Forest School of Medicine研究所)及接受體操訓練(先後受訓於Massachusetts Gymnastics Center及Iowa Hawkeyes Team)。在她家人的努力爭取下,她終於在2011年成功代表這個位於歐亞交界的古國,亦是世界上第一個基督教國家亞美尼亞出戰東京世錦賽,但只取得個人全能第128名的成績(45.899),名列倫敦奧運會女子第3候補,惜未能取得倫敦奧運會參賽資格。經過4年的刻苦訓練,她捲土重來,先後出戰2015年格拉斯哥世錦賽及2016年里約奧運會測試賽兩次奧運選拔賽,最終成功取得奧運會參賽資格,成為亞美尼亞體操歷史上首個奧運女子體操運動員,創造了歷史﹗她在里約奧運會再下一城,成功在女子評分規則上寫上她的名字,實為亞美尼亞體操史冊上開創新的一頁。

侯芮‧葛貝西恩作為一個擁有雙重國籍選手,在外地出生、成長及訓練,但代表其血統所屬國別參與奧運會,她的案例不僅是國際體操上一個特殊案例,更可能是國際體操上的一個趨勢,在國際奧委會鼓勵各競技項目的參賽者除了要達到世界最高水平外,亦要考慮世界各大洲各國的參與性下,一些名不經傳的小國可物色雙重國籍選手「轉會」,取得奧運會參賽資格外更取得意外驚喜,一鳴驚人取得奧運獎牌,這種現象實在值得我們思考和研究的﹗

雙槓Rio_gym_20160906-6

阮馬素(德國) -橫槓正立握遠端騰身倒立轉體270°成倒立(E)

Rio_gym_20160906-6a

 

點評:阮馬素此動作,是在男子評分規則中的D組動作(橫槓正立握遠端騰身倒立轉體90°成倒立)的基礎上,增加180°轉體。有別於雙槓常見的後上/後回環成倒立動作,這個動作是從站立姿勢,手握遠端橫槓開始的動作,動力相對較少,故此較難完成。作為2012年倫敦奧運會雙槓銀牌選手的他,成功地將此高難度上法動作升級,在團體決賽中成功使用此動作,並得到了國際體聯的認可,在評分規則中首次寫上他的名字。雖然他這次未能繼4年前倫敦奧運會再次進入單項決賽(名列第11位,候補第2),但他在難度表上擁有一個命名動作,永留青史,卻是對他多年體操生涯的一大肯定。

跳馬(男子)Rio_gym_20160906-7

  • 白井健三(日本) -直體尤爾欽科轉體1260° (6.4)

Rio_gym_20160906-7a

點評:繼「全能王」內村航平後,白井健三可以說是里約奧運周期的另一個傳奇體操選手,自2013年安特衛普世錦賽出道至今,不僅獲得兩次世錦賽自由體操冠軍,更重要的是,空翻轉體感覺極佳的白井選手,已在評分規則難度表中先後四次刻上他的名字﹗[白井健三已在評分規則中,獲得自由體操「白井/阮」(直體後空翻轉體1440°(F)-與越南選手阮俊達共享命名)、「白井2」(直體前空翻轉體1080°(F))及「白井3」(直體後空翻兩周轉體1080°(H))、以及跳馬「白井-金熙勛」(直體尤爾欽科轉體1080°-與韓國選手金熙勛共享命名)]而所有動作都是極高難度的動作(自由體操1H2F,跳馬6.0),在國際比賽中能完成上述動作的選手,廖廖可數。這次他將在2013年安特衛普世錦賽所創的動作「直體尤爾欽科轉體1080°」升級,增加180°轉體,令他在跳馬項目擁有一個世界最高難度跳馬動作(難度價值達6.4的男子跳馬動作還有另外三個,即團身冢原兩周轉體360°(李世光)、前手翻屈體前空翻兩周轉體180°(李世光2)及直體笠松轉體900°(2012年倫敦奧運會跳馬金牌得主梁鶴善於2014年南寧世錦賽首次完成,但因動作失敗而不獲命名)),里約奧運會白井健三的跳馬新動作的成功完成,令他在這次奧運會近三十年來最激烈的跳馬單項決賽中,獲得一面難能可貴的奧運銅牌,更進一步奠定了他「Mr. Twist”的稱號。說不定他在不久的未來,他還會在難度表中,刻上第六、第七、甚至第八個「白井」,跟奧運會及世錦賽個人全能八連冠的內村航平一起創造傳奇﹗

載入評分規則但未能獲得命名的新動作

此外,里約奧運會男子競技體操比賽中有兩個新動作,雖然未能成功完成,未能獲得命名。但仍載入男子競技體操評分規則中。若該首創者能在未來的比賽中成功及良好地完成該動作,將會獲得追溯命名。

單槓

Rio_gym_20160906-8

  • 布雷特斯奈德(德國) -直體後空翻兩周轉體720°越槓再握 (I)

Rio_gym_20160906-8a

點評:自上世紀70年代末,匈牙利選手科瓦奇首創「團身後空翻兩周越槓再握」(D)後,飛行動作已逐漸成為單槓的規定動作,而後空翻兩周越槓再握系列動作經歷多次升級後(屈體、直體、團身或直體轉體360°),更出現了像荷蘭選手宗德蘭德的以連續兩周越槓動作的連接取得2012年倫敦奧運會冠軍的殊榮。德國新秀布雷特斯奈德在2014年的國際比賽中,把現有團身兩周轉體360°的基礎上多轉360°,完成了「團身後空翻兩周轉體720°越槓再握」的極高難度動作,更被國際體聯評定為男子評分規則的首個「H組」難度﹗創造了男子體操的歷史。他在里約奧運會前的國內備戰訓練中,更將這個世界上只有他能做的H組動作再升級,從團身720°變成直體720°,再次突破了人類的極限,男子評分規則的最高難度更推上「I組」﹗可惜他在里約奧運會中欠缺穩定的發揮,從賽台訓練、資格賽、團體決賽到個人全能決賽,嘗試挑戰極限未果,不但未能成功獲得命名,更未能為德國隊取得佳績,甚為遺憾﹗但是,若他能在往後的比賽中,提升成套的穩定性,他將在東京周期中大放異彩,有望成為繼宗德蘭德的接班人﹗

跳馬

Rio_gym_20160906-9a

  • 伊戈爾‧拉迪維洛夫(鳥克蘭) -前手翻團身前空翻三周(7.0)

Rio_gym_20160906-9

點評:從本人到埗里約的一刻,在Facebook中得悉烏克蘭選手伊戈爾‧拉迪維洛夫完成了這個「火星」動作,相信這是最為震憾的事情﹗這個動作相當於自由體操的「四周空翻」,即使在海棉坑中,一般體操選手也難以完成這個動作,更何況是在實際比賽中完成﹗加上他在今年的各項國際比賽(歐錦賽、世界杯/挑戰杯系列賽)中,把以住的第一跳即「前手翻團身前空翻兩周轉體180°」(6.0)更改為「前手翻屈體前空翻兩周」(6.0),令本人預期他將會在里約奧運會中完成「前手翻屈體前空翻兩周轉體180°」(6.4)動作,從而爭取里約奧運會的跳馬金牌。他的這一跳,打破了一切﹗不僅打破各國體操專家的眼鏡,更打破了人類的極限﹗

里約奧運會男子單項決賽競爭之激烈,6.4難度動作出現四次,6.0難度動作不計其數,且全部成功完成﹗但伊戈爾‧拉迪維洛夫這個7.0難度動作都把這一切都比下去。雖然他這次冒險而大膽的嘗試,最後未能成功獲得新動作命名,但他這種拼摶的精神卻令人敬畏﹗

Rio_gym_20160906-10

結語

里約奧運會以伊戈爾為首的一系列新動作湧現的同時,亦令我們深刻反思:從2005年國際體聯對評分規則進行革命性的改變:取消「10分」的限制,動作難度從此不封頂。雖然從裁判評分角度著眼,運動員的水平更容易分別,比賽亦變得較為公平,但同時亦導致各國出現了盲目發展難度,忽略動作完成及美感的趨勢,這是否我們體操的發展方向﹖正如里約奧運會期間,法國選手在跳馬項目中嚴重受傷,以及個別選手在比賽期間出現受傷事故,單項決賽中男子六項、女子四項的成套成功率相對倫敦奧運會有所下降,這些景象在本人進行裁判評分工作中歷歷在目,更引起本人對現今體操發展方向的反思﹗一系列新動作在里約湧現,這固然是令人興奮鼓舞的事情,但同時這也是我們深刻反思的時候﹗

文:袁家強   國際體操聯合會男子競技體操國際一級裁判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