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體路專欄】早前小女子跑畢貴陽馬拉松,不少朋友說,可以選擇的話,他們不會參加中國舉辦的馬拉松,還問我為什麼今次那麼大膽。自從那次香港一百越野賽突然下雪,親身體驗到生命的無常。我想再次出走屬於自己的安全領域,訓練自己勇於面對恐懼,繼而證明:我可以!「旅行的價值在於恐懼」,手執《卡繆札記》的一句,我再次出發了!
半馬拉松從十三公里處,開始有不少人相繼倒下,救護的嗚嗚車聲直到終點不絕,有女子唇白的坐著,有胖子被做心外壓,也有人似乎中暑,我看見最少五、六人出事,而全馬的跑友則說有十多個,是我參與過馬拉松以來,看見最多人生事端。才發覺:危險不在於馬拉松k難不難跑,而是你有沒有作好相當的準確或身體當刻是否合適跑此賽事?我們千萬也想不到跑一個十公里或半馬也會出事端。

早前有幸出席《S47》記實電影播放及分享會,眼見片中毅行隊的其中一員在最後幾百米倒地抽筋、神智不清,就是為了希望盡力以十四小時內完成一百公里賽事。隊員之間繼續拉扯完成比賽,及後才發覺自己因為爭取目標時間,而瞎了心眼。賽後回望自己的妄為,隊長慚愧得流下男兒涙⋯⋯那是一個自負的精英跑手,蜕變成更為團隊着想的領袖。

在跑步過程中,我們透過有限的身體和無限大自然奇妙,更認識內在的自己。如在突然下雪的香港山上感迷惘失措、於酷熱天氣底下冷靜撤退、堅持比日出更早的晨跑、看見彩虹時既欣喜又略有所失地看著它消失的貪嗔癡、跑山時心中湊罵天公不造美下起大雨來,但當看到雨後一點一點晶螢露珠掛在樹與樹之間的蜘蛛網上,又豁然地合十雙手的謝天謝地⋯⋯

雖然跑在同一條路缐上,我們也可以有不同的經驗和感受。當明白生命中的無常,你會很想在還能跑的時候,去遊歷不同賽事、國家,經歷不同的人與事。在有限的生命中,到世界各地跑一跑,才明白,於昨天所執著的是如此愚眛。

跑步遇上事端,並不盡然可怕;最可怕的是:發現自己的黑暗面,你有試過嗎?與我分享一下吧!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