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來到巴西,跟本地人必然會談起足球。論對足球的狂熱,相信即使讀者不是足球迷,都不難想像得到。

每當本地人問我對巴西有甚麼印象時,我一定會答足球。所以,跟巴西人打開話題,足球永遠是最好的選擇。

20160817-03rio_volunteer

赤腳踢球不復還
每個工作天,筆者都會花三十分鐘從旅舍步行至Zone Maracanã ,途中會經過兩個小型足球場。兩個足球場都是一般在香港常見,同時可用作排球及籃球場的多用途球場。筆者多日來不時看到「你有你射龍,我有我射籃」的情況。另一方面,不難發現即使「鬥波」,市民的衣著均是有品牌標誌的運動套裝。這景象與小時候聽到朗拿度在貧民區赤腳踢球的故事大相逕庭。

20160817-02rio_volunteer

回想明尼路之痛
跟本地人說起足球,自然會提起巴西慘敗1:7予德國一役。組員說起:「其實當晚不少球迷都估計會落敗,只是沒想過慘敗。」

另一位組員說:「當晚我和朋友在酒吧,我哭了。」

可見對喜歡足球的巴西人來說,這一次失落並不是一時三刻可抹去。

現代森巴足球
談到喜歡的球員,筆者想不到大部分本地義工第一時間回答的不是巴西球員。反而是施丹、碧咸、亨利甚至C. 朗拿度等。回到巴西球員,他們仍然回味拿度及羅拔圖卡路士及卡卡那一代巴西國家隊,他們的年紀跟筆者相近,同時亦喚起我更多回憶。

至於風格,有義工覺得,現時不少巴西國腳均在歐洲球會效力,踢法難免受歐洲足球影響(按:翻看百年美洲盃的名單,只有九名球員於本地球會效力。),好像缺少了那種個人技術,「後面輸幾多,前面入返幾多」的踢法。這位組員興之所致,即時模仿了幾下插花。

Neymar-keting
談起尼馬,工作時遇到兩名由里約市政廳聘請於奧運期間工作的短期員工,他們異口同聲說不喜歡尼馬。

「尼馬是個好球員,但似乎市場價值更大。」

「他像個明星多於一名球員!」說罷,這位巴西人模仿愛美男生,拿著鏡子把弄頭髮。

筆者回應碧咸也是如此。

「不!碧咸比尼馬出色很多。」

強國不強?

除了足球風格因球員外流,以及資訊流通以致變得有歐洲足球影子外。筆者曾經有過一個隨想。

隨著巴西經濟發展,生活不再如朗拿度小時候般貧窮。當發展至一定程度,巴西人開始意識到,不再只有成為職業足球員,才令生活變得穩定。

眾所週知,巴西各級聯賽人數之多,競爭之大,使本來有志成為職業球員的青年卻步。故此,慢慢轉向其他行業發展,使人才流失,培養不了具質素的足球員,代表國家出外比賽。

當然,上述純屬一個隨想。若要從足球發展,甚至從社會及經濟發展探討巴西足球的前景,還需要一段長時間觀察。筆者亦期待專業人士及學者的指導。

還是愛足球
如果每場足球比賽都如「城陽茜丘大戰天龍高中」般精彩,作為球迷當然求之不得。不過,筆者始終同意球員沒有責任每場比賽都取悅觀眾。隨著資訊科技發展,球迷們可在任何時候,從不同角度觀賞足球,這並非壞事,甚至是球迷之福。

縱然,本地人對巴西國家隊的現況感到無奈。不過,當巴西隊有比賽時,他們依然全力支持。一晚在下班時,看到馬拉簡拿運動場外的食肆有人群聚集觀看巴西對澳洲的女子足球賽事,當時正值互射十二碼階段。當巴西門將救出澳洲的射門,即時「處死」澳洲。球迷載歌載舞,司機「響on」加入,頓時變了一個嘉年華。

體育就是這樣,只要真心喜歡,即使愛隊陷入困境,你都會全力支持。

20160817-01rio_volunteer

想起2014年傑斯在該季曼聯的最後一場主場賽事的演說:
節錄
“I’d just like to say keep supporting us. You’ve seen a little glimpse of the future tonight. We never stand still. We always give youth a chance and play attractive football. Sometimes we don’t win but we give it our all so keep supporting us and the good times will come back soon.”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