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也許社會歷練尚淺,當有外地人問筆者覺得自己生活的地方是如何的時候,筆者都答得不好,甚至是根本不懂回答。

「你覺得巴西怎麼樣?」

如同大家在港接待外國朋友,總會問他們覺得香港如何。筆者第一天工作也是一樣,自我介紹後,巴西本地義工第一個問題就已經是:「第一次來嗎?你覺得巴西如何?里約熱內盧如何?」

畢竟,當日只是到達里約的第三天,感受不了甚麼。

我只好禮貌地回答:「今天只是我來到里約的第三天,讓我繼續探索下去吧。」巴西義工點頭,並說:「歡迎來到巴西,希望你會喜歡這裡。」與此同時,不愔英語的巴西義工專注地看著我的回應,並主動要求懂得英文的巴西義工傳譯我的說話。

言談間,我透露這兩年來已經看了很多巴西的負面新聞。他們沒有流露不悅,反而跟我說希望奧運後會對巴西改觀。

表達恭賀,反應不一
開幕禮當天,我和一位來自英國的義工向巴西的受薪職員及義工道賀。可是,反應卻有所不同。有巴西人向我們表達感謝,並著我們「Everything will be okay, Enjoy the Party!」

不過,另一位當晚的巴西義工拍檔面露無奈,並說:「希望他們會辦得好吧!」

20160815-02rio_volunteer

「我們也可以」
其實,巴西人對自己國家發生的事心知肚明。然而,本屆奧運早已在七年前就決定下來。故此,他們認為,無論如何也要好好辦下去。對於他們來說,為甚麼倫敦可以,北京可以,我們里約不可以呢?我們就是想抹去你們對巴西的印象。

有一位本地義工向認為現在的巴西就如一位小孩,要經歷數以百計的暴風雨,才能蛻變成大人。現時的巴西,就是處於這個境況。他更希望2014年的世界盃和本屆奧運會能使世人對巴西有一個全新感覺。

執筆之時,奧運已過了三份之二,筆者見證著巴西義工們的幹勁。每每看到有觀眾、媒體及國際義工遇到困難時,他們都主動上前協助,務求令奧運辦得更好。

筆者與一眾同組義工留影(巴西、俄羅斯及英國)

筆者與一眾同組義工留影(巴西、俄羅斯及英國)

期盼都一樣
工餘時,我們總會討論一下大家所面對的問題。英國脫歐、巴西政局,甚至是香港人身份認同問題等,來自不同地方的義工都會分享意見。不過,大家很清楚,沒有事情不牽涉政治。政治彷彿令所有事情變得複雜,難以一概而論。

我們談到深處,大家都對未來感到悲觀,無力感不停湧現。想著想著,原來整個世界面對的問題也大同小異。然而,大家心裡都希望自己生活的地方,未來會變得更好。只是,我們需要等待。

筆者想起早前在台北華山文化園區,參觀陳綺貞創作展時,看到的一句說話:

「改變之所以美麗,因為那是我們活著的證明。」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