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徑教練要有熱誠,有抱負,但原來保姆也許是其中一個職責。黃嘉文是公民田徑會中長跑、香港理工大學田徑及越野隊義務教練,二十多年來,風雨不改,逢星期一、二、三、五準時晚上七時開始在運動場、跑馬地都會見到他和學生的蹤影。跟了他多年的學生說,沒有黃sir,也許現在並不是在享受跑步中了。就憑一份熱誠及無私的付出,感動、影響了許許多多的人熱愛這項運動。

縱然黃嘉文在跑途上曾挫折過、身體傷患過,但他從不離棄過跑步。籃球、獨木舟、手球、競步、橋牌…似乎樣樣運動皆能,他卻偏偏鍾愛跑步。「或者好多人係運動揀左佢,但我係揀左跑步。」在不同的運動上都曾參加過比賽,得過各方的讚賞,但就憑這樣的一份感覺:「係跑步上面得到既樂趣最大,跑嗰時我發覺我控制到自己,跑得好快好輕鬆..個一剎那個人冇哂束縛,早上一路跑可以一路欣賞下不同既飛鳥,跑去西貢個時欣賞下四周既風景,一下的動力不源不斷地湧出,我覺得係一種享受,感覺自己好自由自在,好有活力咁生存緊。」

gamesstars-19-01-L▲黃嘉文正在指導一班學生

「我唔知仲可以教到你地幾耐,我有幾多寫定幾多之後既Program比你地。」訪問的這天晚上,黃嘉文坐在體育學院的石階上對他學生一面沉重地說:「我可能中風。」原來2006年,在一次陪朋友練習羽毛球比賽的時候,為撲救網前的球而一不留神站立不住倒下,右腳的亞基里斯肌腱撕斷需接受手術。傷患一直影響到現在,看上去,左右小腿肌肉分佈確有大小分別。「最近右腳有D痳脾冇感覺去睇醫生,佢話可能係中風,聽日再覆診。」

「我好驚阿sir唔再教我地」「我想像唔到阿SIR有事點算!」一堆恐懼和問候。對面病患,這天黃嘉文不是早點回家好好休息,而是仍然陪伴學生訓練到十時多,仍毫無保留地親身示範動作,仍一直手執電話設計學生往後的訓練計劃。翌日醫生報告出了:「呀!醫生話無事唔係!」大家這時才鬆了一口氣。

從小喜歡閱讀,亦因為閱讀帶領黃嘉文找到了他另一片的天。中五、六的那年因擔任學校的學習室風紀而要留校看守,一天在低年班課室溫習的時候,好奇地在書櫃裡拿起了一本書,一個關於一個肯亞八百米奧運季軍選手憑著天資和努力的故事,這令黃嘉文感到有趣興奮不已,心想: 他做到的事,我能否做到嗎? 因這麼的一個故事及一個問句,使他與跑步結上緣份,自此開始跑步。「最初個時,通常放學做完功課,食飯之前都會自己跑,怕太遠返唔到黎就會由藍田聖言中學跑去油塘聖安當小學來回。」沒有教練,沒有同伴,只有興趣使他自動自覺地跑,亦為他隨後的一個學校陸運會採下第一面八百米獎牌。他憶說當時中學的一些比賽,老師只會挑選跳高,三級跳,跨欄等項目的同學,永無長跑代表。潛能雖未真正在中學時被發掘出來,但隨後大學的兩三年正是黃嘉文好好發揮跑步天份的時機。1981年考入香港理工大學修讀數學及電腦科,同樣重視學業的他為白天能專心上課,早上五時起身跑步就從此成了他每天的生活習慣。天資和努力為同是手球副隊長的他打破男子大專五千米紀錄,並於1984年被選為香港大專最佳運動員。

gamesstars-19-02-L▲工作繁忙的黃嘉文,下班仍要手執手電做報告

「抬高d腿,手膀收得太細喇。」田徑的訓練場上,總會聽見黃嘉文雄壯的叫聲從老遠處大喊着提醒學生要做好動作。五十二歲的他,魄力亦不遜於場上的年輕小子們。跑步是早開始較好,但不急於要出成績,最重要是打好基礎。尤為注重運動員跑步技巧、姿勢的黃嘉文,為學生清楚明白跑步每個動作出現的背後原理,他總不厭其煩重覆地向每一個他教的學生講解,亦親力親為,縱使下班一身西裝樣在田徑場上,仍要示範每一個正確的動作,雖總弄得自己一身大汗,但他卻看似教得津津樂道。「係香港既中長跑界,多數人都注重訓練量,完全唔睇跑姿,所以睇返外國人既跑姿同香港人既跑姿,好多人打橫掃,隻腳完全唔抬腿既大把人,有時我覺得好浪費。」

1986年於理工大學畢業後到英國進修電腦科,黃嘉文直言回港後因見到不少小朋友”盲中中”自己亂跑而決定要教返人。「每個人都有好有潛質,你永遠唔知你既潛質有幾多,有D人去到樽頸位、或無進步就放棄,有D人練習不當受傷,如果佢地練習得當可以去到好高水平。」在街上或田徑場上,縱然不是他的學生在跑,要是有需要修正他們的動作,他也願主動作出指導。

一生愛跑愛學生,以行動感動許多生命。一早已深知”儲里數”是對中長跑運動員多重要,黃嘉文經常叮囑運動員除訓練以外時間,也要抽空慢跑,一星期內達到自己的目標距離。「最後我問點解冇成績冇進步呢?一星期有冇跑到目標公里呢?有冇做到呢?跟住佢話冇呀,就係跟你個幾晚跑左咋。我唔控制運動員既里數,運動員的里數唔會上。」為幫運動員多晨跑做好成績,黃嘉文不惜兼做司機接送,一清早起床就走了遍港九新界。「之前一星期幾日都會晨跑,近年師母返左黎香港做野阿sir工作又忙左少左晨跑,但依家最少逢星期日點都會準時早上六點半上到寶雲道晨,咁阿sir就要早上零晨四點多起身,係沙田先渣車去大埔、到彩虹彩雲、油塘、土瓜灣何文田,再去香港仔車哂我地先上寶雲道,一程唔夠要分兩程車,跑完又車返我地走,依家車箱都滿有大家的跑汗味喇。」他的學生深深感受到黃嘉文無私的付出,到訪練習的一天晚上,運動場地悶焗的天氣,學生忍不住說了一句「好熱好渴呀!」練習中途,黃嘉文突然汗流浹背抱住近十支的水、寶礦力回來分給大家。教練這樣的一個行動給學生驚訝了,更大大的感動了,想不到只是學生一句的閒話,他都放在心裡。

一個真正愛跑步,愛學生的教練,又豈止一味重視自己學生的運動表現。跑步之外,黃嘉文對學生的學業、工作、健康甚至生活鎖事也事事關心。「你唔好要我好似阿爸咁囉唆喇,又問多你一次,最近有冇飲紅棗水呀?」也許很多人都知道紅棗桂圓妃子水可幫助補充血氣、調理身子,但像黃嘉文般把這事都常常掛在嘴邊,每過陣子就要提醒學生要多飲的卻不多。「你怕紅棗煲水燥既,可以事先挑左棗核先煲咁就冇咁燥,怕痳煩冇時間煲,將佢地放係熱水焗黎飲都得嫁。」他不厭煩地說著,難怪學生都說教練有如爸媽般對他們愛護有加。

一個大專的老師也曾跟小記說過:「一個有良心的教練,不應只專顧於運動員要投入訓練、比賽,還要學業!」不錯,現在大部份正接受專業訓練的都是學生運動員,除了專項運動,學業亦同樣是學生應份要做好的事。「係香港你一定要讀好書先有將來,先有個自由第時可以簡咩工,咁快出左黎做野,你就唔會有時間去追求自己的夢想,所以如果你喜愛跑步,想繼續跑落去既,你起碼一定要讀到書。」黃嘉文關心學生的又豈只是所謂的運動成績,他看重的也許就是他們真正的未來與夢想。

「最重要做自己喜歡做和有益身心的事」他常說道: 只要你有心,我都會教,你有目標,我就幫你完成! 可謂有教無類,在黃嘉文的學生中什麼年紀、職業的學生也有,但他從不看輕他每一個的學生。這並不表示一定要訓練每個學生到精英水平,但他希望帶給與他一起跑步的人是“享受”,是能在跑步中得到的一些啟迪。

撰文/攝影:范家瓊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