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曾試過跑步跑到熱得感覺身體內器官在溶化嗎?你有曾試過在超過50度的環境下跑馬拉松嗎?香港代表羅楚健決定要挑戰這項人類極限,他今天就起程出發到美國加州死亡谷國家公園,參加下周一舉行、號稱世界上最艱辛的超級馬拉松賽事Badwater Ultramarathon。

20130711-lawchorkin01

與結婚5年的太太Ida同為公務員,除了工作,兩人其他時間幾乎也全花在長跑運動上,假期就用來出外參賽,有時可以順道旅行。羅楚健參加長跑運動超過13年,經驗豐富,高原的、寒冷的、超級長距離的馬拉松賽事他都參加過,不同距離、地理、天氣環境的比賽似乎也難不倒他。愛挑戰新事物的他,於是決定報名參加Badwater Ultramarathon。

Badwater Ultramarathon被稱為「the world’s thoughest foot race」,於美國西岸加利福尼亞州舉行,全長217公里(相當於5.14個全程馬拉松距離),路程以由低於海拔85米的北美洲死亡谷國家公園出發,一路跑到海拔4,400米的Mt. Whitney。其中以位處沙漠地區的死亡谷國家公園最難熬,酷熱氣溫可以高達攝氏57度。相信在這裡做任何活動也會覺得炎熱難耐,更何況是要在限時40小時內完成200多公里的超級馬拉松比賽。

愈跑會漸漸感覺身體內器官像在溶化,甚至會有幻覺

世界級跑手一般只需要20多小時就能完成賽事,但對於首次參賽,而且為今屆賽事唯一香港人的羅楚健來說,能完成全程已是挑戰,他說:「我讀過世界級跑手為這賽事撰寫的書籍,他們說在如此高溫下跑,愈跑會漸漸感覺身體內器官像在溶化,甚至會有幻覺,因為四周環境太熱,老實說真的會驚。」這個非一般的超馬賽事,並不是任何人也能夠參加,報名者需要寫一篇千字文,介紹自己背景及曾參加的賽事,經嚴格篩選,被認為適合作賽的當中100人才會獲得參賽資格。

20130711-lawchorkin04▲死亡谷國家公園賽事環境。(Photo by Jean-Bernard Reynier)

格言:相信,便能實現。

羅楚健說自己有格言:「相信,便能實現。」這讓無懼困難,以裝備好自己去挑戰每一個目標。今次他就在準備賽事時,為了在香港體驗酷熱環境,特地去到桑拿房進行耐熱訓練,待在70至80度環境下觀察身體反應,並每次把耐熱時間加長,身體反應也漸有成績。

這個賽事除了對參加者本身有極高要求,同時也要求每人有完善補給隊伍才讓他們參賽,太太Ida理所當然地成為羅楚健補給隊伍的重要一員,Ida為羅楚健打點一切,包括在網上物色其他補給人員、添置物資、食物、租車、衛星電話、機票和酒店,還重要是準備羅楚健到時身體可能出現不同反應的應對措施。Ida今年4月自己亦曾到撒哈拉沙漠參加另一個200多公里的超級馬拉松比賽,賽事經驗十足,也多次擔任羅楚健的補給隊伍。今次賽事他們便準備了兩架車,還有在美國找來的四人補給隊,沿途做羅楚健的最強後盾。

20130711-lawchorkin02

談起補給準備,Ida非常細心:「基本沿途會準備食物和水,替換的衫、褲、鞋,要買冰給他用作cool down,還要視乎跑道情況帶不同裝備。最重要是應變計劃,例如若他出現脫水要怎樣,因太熱沒胃口進食要怎樣,這都要考慮。」

20130711-lawchorkin03

羅楚健平日每課已約練90至100公里,上月還特地做過一次連續12小時跑跑步機的訓練,除了是挑戰耐力,更有一個原因是因為「未試過」:「之前都是出外跑去訓練,從未試過跑跑步機,於是就想試。」結果,當日羅楚健在12小時完成了114公里。跑步機訓練當日正是羅楚健與Ida結婚5周年紀念日,羅楚健還事前準備好一紮花邊跑邊送給太太,寧舍甜蜜!

Badwater Ultramarathon賽事會在下周一(15日)於美國加州死亡谷國家公園開跑。

文:徐茄莉
圖:徐茄莉、Jean-Bernard Reynie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