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26-05athen_CU_zhengsheng

我早在2014年12月收到書院電郵,得知善衡書院與基督教正生書院將一起到希臘雅典參加馬拉松比賽,我二話不說,立刻回覆電郵表示十分有興趣參與。一直以來,我都沒有準備過要參加全程馬拉松,當時心裡想的是:正好,我可以藉着此寶貴的機會到馬拉松發源地參觀,還能在這個那麼有意思的地方進行我人生第一次馬拉松。結果,我得到的比起完成第一個馬拉松來得更多。

這個計劃的主題是「Different Routes, Same Destination(殊途同歸)」,開初計劃是希望善衡同學能作為正生書院同學的指導者(mentor),與他們多交流和鼓勵他們。記得面試的時候,考官問我,假如正生書院沒有派出女同學參加這次的活動,整個隊伍就只有我一個女生,問我會否擔心融入不了,會否當不了他們的指導者呢?我當時對自己很有信心,回答說覺得自己平常都能積極參與在Runner Force這個男多女少的團隊裡,所以融入正生書院的男同學絕對沒有問題。

20160126-12athen_CU_zhengsheng

果然,正生書院最後只派出了男同學參加。第一次與正生同學見面時,我還是信心滿滿的,跟自己講:就跟之前參加大學迎新營一樣,當作是照顧組仔就好了,肯定沒問題的。結果,我發覺自己真的沒有什麼話題可以引起他們的興趣。但我跟自己講,沒事的,第一次認識新朋友都會比較羞澀,下次肯定會比較好的。而且到了下一次的見面,他們還是跟我比較疏離。眼看其他男隊員都已經和他們打成一片,我心裡也開始懊惱起來,難道女生是真的比較難融入男生群體裏面嗎?

直到後來八月的跑步營,正生同學來到善衡書院作客三天,雖然因為自己一些安排,我無法全程陪伴他們,但幸好還能與他們一起練習過幾次。在第二天晚上,我們跑「長課」到大埔直升機機坪,不知道那天是吃錯藥還是心情特別好,我記得當時跑得最快、在最前面的隊伍有霆鋒、阿草和Isaac。雖然他們三個在聊天,一副跑得很輕鬆的樣子,但我居然能趕上他們一起跑在前面,我覺得真的很神奇。當時霆鋒和阿草還取笑我,說:「嘩,去了澳洲跑個半馬就進步那麼多!(七月份的時候,我去了澳洲黃金海岸跑了個半馬拉松比賽)」那時候我除了覺得自己的確很好笑以外,我還覺得很窩心,因為在之前見面的時候,我只是隨便講了一下去澳洲跑步的事情,但沒想到他們真的會記得你跟他們講過的話。

在之後的見面裡,我開始能跟他們開玩笑,還多了解了他們各自的背景和在正生書院裡的生活。 我已經很久沒有為了一件事情用心準備那麼久,終於到了要出發去雅典的日子,真是既興奮又緊張。我們到了一個大家都不熟悉的地方(除了有某些隊員以前有來過雅典),正生同學與善衡同學一樣雀躍!我們在機場已經開始品嚐當地的食物,開初大家都很興奮,覺得乳酪、火腿、牛奶統統都很特別!雖然後來發現,每一頓飯吃的都是差不多的東西,但還是無阻我們參觀各個神殿、衛城的雅興。到了比賽前一天,旅行社為我們介紹了馬拉松奧運選手(Jeff Galloway)的跑步方法(Run-Walk-Run),還準備了傳統馬拉松比賽前必有的義大利麵派對(Pasta Party),我們都吃得好飽,準備好第二天的比賽。其實我對於能跑多快沒有很大的期望,因為當時我已經對於我們與正生同學之間的友誼感到滿足,跑多快也不太重要了,能與他們一起完成第一個全程馬拉松已經是最好的結果。

20160126-06athen_CU_zhengsheng

 

雅典馬拉松的確不輕鬆,比賽當天,一個個大斜坡上斜,跑起來相當困難。我嘗試了Run-Walk-Run的方法,每3公里就休息半分鐘。就在我跑到差不多36公里的時候,我看見了阿草在前面,當時心裡很驚訝,因為他本應跑得很快的。結果我看到他的腳在一拐一拐的,原來他是受傷了。他的表情很痛苦,我立刻過去陪他一起跑,沿途一直鼓勵他,叫他堅持住,還說很快就可以回酒店吃麵包了(因為他很喜歡吃麵包)。最後,我們一起以4小時40分鐘的時間完成整個馬拉松。

比賽過後,我和阿草聊起他腳受傷的事情,他說當時其實很不願意聽到我的鼓勵,因為腳已經很痛了,聽到我叫他堅持其實很辛苦。但同時,他也坦白說:「就是因為妳是女生,我覺得自己不能輸給女生,太遜色了,所以就繼續堅持下去了。」所以呢,女生還是在男生群體裡面有一定幫助的。

回到香港,真的很不捨,與他們在一起的時候總是很快樂,他們的青春感染了我,我也希望自己對他們有帶來正能量,不禁又回想起這個計劃的主題「殊途同歸」。其實我們並不是他們的指導者,我們是互相有正面影響的好朋友,一起在跑步路上奮鬥的好戰友。

撰文:香港中文大學善衡書院中醫學院四年級生  陳艷瑤同學

相關閱讀:中大 X 正生 走訪馬拉松發源地挑戰自我

Comments